特写:印尼儿童深受吸烟之害 烟草商与政府将遭起诉

印尼恐在未来十年内成为全世界烟民最多的国家(网页截图)据印度尼西亚《雅加达邮报》6月1日报道,因几乎不控制烟草消费,印尼恐在未来十年内成为全世界烟民最多的国家。当前,印尼是全世界烟民第四多的国家,前三名分别为中国、俄罗斯和美国。不过这些国家已经在大力控烟,只有印尼反其道而行,正在计划将烟草产品产量翻倍。报道称,印尼目前是男性吸烟率最高的国家,印尼15岁以上的男性中67.4%都是烟民。为了治疗跟烟草相关的疾病,印尼需要每年花费11万亿卢比(约合55亿人民币),相当于印尼GDP的0.29%。5月31日,印尼卫生部负责疾病控制与环境卫生的副部长苏布哈(MuhammadSubuh)在世界无烟日上表示,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阻止和控制吸烟,那么未来十年,印尼有可能成为全世界烟民最多的国家。印尼每年因烟草相关的疾病而丧生的人有20万,但是印尼政府拒绝签署中国、俄罗斯等国已签署的世界卫生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只是在限制烟草广告方面做了一点点努力。从2015年开始,印尼政府限制烟草公司在大众媒体、公共交通和所有公共场所打广告,也禁止任何针对未成人的烟草广告。而且,印尼工业部此前披露的2015年烟草工业蓝图显示,印尼政府计划在2020年前将烟草产量翻番。

目前,俄罗斯正考虑向吸烟行为发动一场大规模“战争”。据当地媒体报道,国家杜马将于下月讨论3个旨在实施严格禁烟政策的法律草案。

印度尼西亚5月24日电(记者 Olivia Rondonuwu/Matthew
Bigg)—印度尼西亚反烟草组织计划,本月将利用儿童烟瘾案提出集体诉讼,希望迫使当局对烟草加强管制。

这三个禁烟法案的基本内容包括:在香烟包装盒正面一半的面积上标明“吸烟有害健康”字样,背面也须至少腾出10%的面积声明吸烟有害,同时,在所有航班上禁烟;完全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在公共饮食场所限制吸烟并严格规定尼古丁和焦油含量标准。

图片 1

近年来,俄罗斯越来越成为国际烟草巨头青睐的市场,原因是俄拥有庞大的烟民群体。俄卫生主管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俄每年香烟消费需求量3750亿支左右,其中还不包括进口香烟。根据“负责任的烟民协会”在全俄数十个地区所做的调查,约50%的人是平均每天吸烟一盒的“稳定烟民”,而男性吸烟者比例更高达60—80%。增长快的是未成年人和女性烟民。其中,大约10%的女性吸烟,而11年级前的男学生中约有50%有吸烟史。尽管俄人口处于世界第七位,但烟民数仅少于中国、美国而居世界第三。

2012年5月24日,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一处铁轨旁,几名学生在抽烟。印度尼西亚反烟草组织计划,本月将利用儿童烟瘾案提出集体诉讼,希望迫使当局对烟草加强管制。REUTERS/Beawiharta

造成俄烟民数量庞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香烟价格相对低廉是禁烟雷声大雨点小的首要原因。在世界物价高的城市莫斯科,香烟价格却低得让人吃惊。与欧洲国家每盒香烟售价8—15欧元相比,莫斯科一些超市还不到1美元。其次,对吸烟的危害性缺乏有效宣传。俄国家杜马健康保护委员会副主席格拉西缅科半是无奈、半是调侃地说,在“文明国家”里,烟盒上有一半位置用来标示“吸烟等于自杀”等字样,而在俄恐怕在显微镜下也找不到这样的句子。第三,行政执法部门对吸烟违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但不加以处罚,有时还走上前去讨要一支。第四,俄迄今还没有加入世界卫生组织《与烟草做斗争框架公约》。目前,168个国家已经签署了该公约,136个国家予以批准,而俄是对此无动于衷的十个国家之一。

这是印尼罕见的要求管制烟草业的尝试。印尼人口数量为全球第四,三分之一是烟民,对烟草的需求持续上升。

据统计,俄每年因吸烟引发疾病死亡的人数近30万。俄医学科学院癌症研究所所长扎里泽教授说,烟民的平均预期寿命比不吸烟者少20年,令人忧虑的是,有高达2/3的烟民并不认为吸烟危害健康。更有甚者,大约有50%的年轻妈妈在怀孕期间还照样喷云吐雾。采取严格措施对于俄来说已刻不容缓。

这起针对烟草公司和印尼政府的诉讼称,印尼当前对烟草管制无力,让儿童深受吸烟侵害。

根据俄国家杜马相关委员会的设想,新法律草案中将严格限制烟草中有害物质含量。其中,焦油含量不得超过10毫克,尼古丁必须低于1毫克。该法律草案将提高烟草工业的准入门槛。此外,在不久前俄政府会议审议的2007年至2009年税收政策中,计划在2007年提高香烟消费税30%,此后两年每年提高20%。

印尼全国儿童保护委员会负责人塞拉伊特(Arist Merdeka
Sirait):“儿童成为烟草公司和吸烟行为的受害者。他们染上了烟瘾。从人民的权益角度来说,烟草业对社会构成危害。”

印尼烟民人数排全球第五,这里对烟民和烟草公司来说是天堂。吸烟在印尼是被广泛接受的习惯,尽管该国较为贫穷,但多数人能买得起烟。

随着印尼经济增长,吸烟变得越发流行。1995年,四个印尼人里就有一人吸烟。15年後,这个比例升至三分之一。

印尼政府甚至为手卷烟制造商提供税收优惠,因为该行业是本土企业密集的东爪哇主要就业来源。

印尼烟草商Hanjaya Mandala Sampoerna称,仅看到有关计划起诉的报
道,不能对此发表评论。其它烟草商也尚未置评。

印尼烟草商联合会(Federation of Indonesian Cigarette
Manufacturers)发言人Hasan
Aoni称他听说了这起诉讼,但拒绝发表评论,因为该诉讼并非针对该商联会。

但Aoni称:“如果一个孩子抽烟,这是否应该归咎於广告或者父母?”

9岁的Ilham
Hadi成为反烟运动中被宣传的主角。他四岁就开始吸烟,母亲Nenah称,她给他3,000印尼盾在学校买零食,而他却用来买烟。

烟瘾让Hadi的牙齿变黑,皮肤变差,他的朋友们说,他足球踢得糟透了,跑步也气喘嘘嘘。

Hadi每天抽两包烟,而他的父亲Umar靠体力工作以及兼职开摩托车送人,每天只挣到5到6美元。

Umar说:“如果家里没钱了,也没东西可卖,他就会去杂货店,帮人停车挣钱,然後买烟回来,有时候一包,有时候两包,有些是很贵的牌子。”

印尼全国儿童保护委员会3月出钱帮助Hadi戒烟,他也短暂戒掉了,但上周他却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Hadi的案例在村庄引起很大反响,据当地政府官员Husein,村庄负责人甚至试图将当地变为无烟区。但这要引发全国对烟草危害的讨论,似乎希望渺茫。

印度尼西亚大学专家Abdillah
Ahsan称,和吸烟有关的疾病每年要花费高达11万亿印尼盾。

而据印尼财政部,2012年印尼烟草公司将生产2,684亿支香烟,贡献税收84.5亿美元。

高额税收让国家及地方政府不愿加强烟草管制。

印尼国家烟草控制委员会成员Tutus
Abaci称:“每当你想出台管制规定,都非常艰难,因为政府每一层面都被烟草业所买通。”

编译:黎黎 发稿:张家伟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