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效、失信与失败的“安倍经济学”_国际新闻_海峡网

新华社北京6月2日专电(记者谢鹏 俞懋峰
刘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面容是憔悴的,言语是无力的。6月1日在首相官邸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安倍正式宣布,政府决定再次将原来计划中的调高消费税率时间延后。对此,包括日本民进党、社民党等在内的在野党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一决定背后的唯一原因就是“安倍经济学”失败了。国际政经观察人士普遍认为,“安倍经济学”推出3年多来,不仅在提振日本经济方面乏善可陈,还造成中产阶级沦陷、贫富差距扩大等广遭诟病的社会问题。同时,日本债务风险等如同一股暗流,随时可能冲击脆弱复苏中的世界经济。“安倍经济学”只是看起来挺美“日本经济与社会的现实表现,和安倍那些漂亮的口号相去甚远,”长期关注日本社会贫困问题的日本律师联合会前会长宇都宫健儿如是说。自2012年底上任以来,安倍大力推行以超宽松货币政策、扩大财政支出和结构改革为“三支箭”的“安倍经济学”。然而,3年多来,这一政策组合获得的“差评”越来越多。按照“安倍经济学”的“美好”设想,以量化宽松为支柱的货币政策将助推日元贬值和股市上涨,从而使企业利润上升。之后,企业将为员工加薪,同时扩大用工及经营规模,进一步刺激消费,增加内需,使日本经济走出长期低迷困局。“骨感”的现实却是,由于对经济前景信心不足,企业仍持续压缩成本,大量增雇工资福利水平更低的临时员工。这导致日本整体就业不振,消费难起。与此同时,内外环境的变化还导致日元持续升值及股市暴跌等情况出现,令安倍始料不及。在财政方面,安倍政府于2014年4月将消费税率从5%提高到8%,以增加收入平衡财政。政府原计划2015年10月将此税率进一步提高至10%。然而,由于经济形势变化未能如愿,持续增税只会进一步压制个人消费、加重通货紧缩,政府之后不断推迟再次上调消费税率的时间。“德国之声”就此评论说,“安倍经济学”推行以来,日本财政政策除了导致债务增加外毫无建树。“前两支箭”落空,而结构性改革的“第三支箭”也流于表面。从实际效果看,日本一些大型企业集团虽经营情况有所好转,但宁愿坐拥现金也不愿投资,中小企业一直以来面临的重重压力没有明显减轻,经济结构调整效果不大。在记者采访中,日本岛根县一家纸制品企业给“安倍经济学”打了30分的低分。这家企业管理者认为,“安倍经济学”和真正支撑日本经济的中小企业和地方经济“完全没有关系”。尽管安倍2015年9月连任首相后又提出发展经济、改善社会保障、支持儿童培育的所谓“新三支箭”,但缺乏具体支撑措施。国际观察人士还特别指出,像日本的少子老龄化等固有问题,与长期形成的社会心理因素密切相关,并非简单的经济政策所能改变。日本最新公布的官方数据表明,第一季度其经济增速环比仅0.4%,个人消费环比仅增长0.5%。《经济学人》期刊认为,虽然当季日本经济避免了技术性衰退,但个人消费仅微弱反弹,被政府视为经济增长关键的企业投资还有所减少,表明日本经济前景依然黯淡。“安倍经济学”着实让日本人失意“日本穷尽一切手段只为‘刺激’经济,但急需的结构性改革难见,老百姓生活未见特别起色,”经合组织负责日韩事务的主管兰德尔·琼斯这样评判。日本经济长期面临劳动人口减少、贫富差距扩大、国内需求低迷等结构性问题。由于“安倍经济学”本身在政策设计及实施方面的重大缺陷,以及日本内外环境的变化,这些内生性深层次问题不但难以解决,甚至还在恶化,导致日本民众鲜有“获得感”。例如,从社会结构看,日本从过去中产阶级庞大的“橄榄形”逐渐下陷为低收入人口增加的“金字塔形”。官方统计显示,2014年日本贫困人口约1139万人,较1999年激增42%。安倍2012年底上台后的短短两年,贫困人口就增加了约50万。与此同时,吃低保的赤贫阶层也在扩大。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显示,截至2015年底,领取低保家庭达163.4万户,总人数为216.6万人,双双达到历史峰值。日生基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土堤内昭雄认为,鉴于当下日本社会结构,“安倍经济学”将对中产阶层造成威胁。“这种感觉如同在矿区行走,随时会遇到风险,一旦有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很快会变得一无所有,”他这样形容当下日本中产阶级的心态。“3年来我的工资没有增加,为了维持家计,只能削减开支,”当记者就“安倍经济学”对日本普通人的影响进行街头采访时,一名供职于东京一家图片社的中年男士这样说。由于物价上涨及消费税上调等因素,日本居民的实际购买力在下降。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日本国民实际工资指数已连续4年下滑。在日本实施“安倍经济学”的3年多时间里,神户新闻社曾做过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一半的受访民众对“安倍经济学”表示不满,原因包括“贫富差距正在扩大”,“工资、营业额没有增加”、“家庭经济状况变差”等。“安倍经济学”正在为世界经济“埋雷”“日本政府发生债务危机的概率将远高于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对亚洲乃至世界经济都将是一大风险因素,这和‘安倍经济学’密不可分”,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张淑英对日本债务风险高度警惕。由于“安倍经济学”不遗余力地通过增加财政支出刺激经济,导致日本政府债务率(公共债务占GDP比率)大幅上升。随着安倍再次宣布推迟提高消费税率,日本政府财政两条线“收”无源头,“支”难刹车,令全球对日本债务风险的担忧持续升温。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日本包括国债、借款和政府短期证券在内的债务余额达到1049.37万亿日元(1美元约合110日元),相当于平均每个日本人负担约826万日元债务。作为比较,日本人均月收入也就40万日元上下。日本政府债务率在1991年时仅为不到90%,安倍上任时已攀升至236%。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机构最新测算,该指标目前或已升至250%,而且还有不断攀升的趋势。日本政府敲定的2016财年(始于4月1日)财政预算总额高达96.72万亿日元,再创历史新高。其中,政府收入中有三分之一依靠发行国债筹措。由于国债市场交投低迷,日本央行已成为国债最大买方。有国际财经媒体刊文说,“孤独大买家”现象说明日本已经在债务泥潭中越陷越深。财政困境已如此窘迫,自然灾害又加重了财政负担。2011年3月东日本发生罕见大地震,今年4月九州地区又遭受强震,日本国会近日不得不追加通过一笔总额达7780亿日元的补充预算以支持灾区重建。无论是与自身纵向比较,还是与其他发达国家横向比较,目前的日本政府财政都处于最糟糕境地。负债累累、寅吃卯粮的日本政府不仅加快了自身濒临财政悬崖的步伐,而且对全球金融市场稳定和世界经济增长构成威胁,成为美国学者罗伯特·萨缪尔森一再警告的高债务与低增长“有害结合”的反面典型。世界经济论坛近年在其《全球风险报告》中也一再提及日本的债务问题。同在6月1日,权威机构还公布了4月份日本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这一反映日本主要行业信心状况的重要指标落至40个月以来新低。“日本不断上升的债务率曲线与不断下行的PMI走势正在形成‘死亡交叉’”——随后,这样的表述就见诸媒体。(参与记者乔继红、曹筱凡、许缘、沈红辉)

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野口悠纪雄表示:“安倍经济学”并未真正促进经济增长,而是为日本经济带来损伤,“是一场悲剧”。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梁婷婷 北京报道
1000万亿日元的国债,并未带来想象中的经济增长。
8月12日,日本内阁府公布日本第二季度经济状况。数据显示,日本第二季度名义GDP初值季率上升0.7%,前值上升0.6%;第二季度实际GDP初值季率上升0.6%,前值上升1.0%;第二季度实际GDP初值年化季率上升2.6%。
这是一个远低于预期的答卷。此前,市场预计日本第二季度实际GDP初值季率将上升0.9%,GDP初值年化季率将上升3.6%,实际情况与市场预期相比分别减少了0.3个和1个百分点。
数据公布之后,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立刻出场“救火”,表示“第二季度GDP数据是可靠的”。但日本股市在8月12日的表现却有些惨淡。日经指数下跌0.7%,创下了6周以来最低。
更重要的是,这份表现平庸的答卷,使人们对安倍经济学的信心产生了动摇:巨量国债要求日本政府手中握有更多的钱,安倍原本也计划从2014年4月起分两个阶段上调消费税。但如果加税,日本经济增长的引擎又可能受损。
一度风光的“安倍经济学”突然陷入了两难。一时风光
自1992年起,日本实际GDP增长率在21年内都没有超过3%,其中4个年份出现负增长。停滞的同时,日本经济在股市、房市等资产市场都显现出了持续的低迷,日本经济总体上表现出通货紧缩的病症。这也与社会老龄化等问题一道,成为了日本的突出矛盾。
再度上台的安倍晋三将解除通货紧缩作为自己的首要经济施政目标。1月22日,日本央行将日本通货膨胀率在2013年达到2%作为目标,并推出了一系列“量化和质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是安倍晋三射出的第一支箭。安倍政府强势要求日本央行向欧美央行学习,一方面提高日本经济的流动性,另一方面促使日元贬值,借此推动日本的出口贸易。
4月4日,安倍把量化宽松的目标从以往的隔夜拆解率转向扩大基础货币,要求在两年内以每年约60万亿到70万亿日元的速度增加货币供应规模。日本央行还决定扩大长期国债购买规模,将包括40年期国债在内的所有长期国债列为收购对象,并计划进一步购买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和日股交易所交易基金。
灵活的财政政策是安倍晋三射出的第二支箭。安倍政府先后拿出13万亿日元的“2012年度修订预算案”和在2013年度增加92.61万亿日元必要公共投资的议案。安倍政府还推出了20.2万亿日元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希望通过扩大支出以刺激需求。
前后两箭的射出,在一定程度上搅动了日本“一潭死水”般的经济。除了在第一季度交出堪称漂亮的GDP成绩单,日本经济似乎也在按着安倍计划的节奏往前行走。
在量化宽松政策的刺激下,日元在安倍当政之后出现大幅贬值。5月10日,美元与日元的汇率突破1比100大关,日元创下2009年4月1日以来最大跌幅。日元的大幅贬值,也促进了日本出口的增长。安倍晋三上台以后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日本的出口总额从1月的4.80万亿日元上升至6月的6.06万亿日元,增长速度高达26%。拐点隐现?
刺激性效果虽然短期内立竿见影,但其背后的隐患却是巨大的。日本政府背负的巨额债务,是随时可能引爆的炸药桶。
安倍上台前,日本政府债务规模在2012年底升至997.22万亿日元,在当时创下历史新高。安倍上台后,日本政府债务余额在6个月之内再创新高。最新数据显示,日本的债务已经突破1000万亿日元门槛,达到了1008.63万亿日元,负债率高达247%,为全球第一。
这个“炸药桶”的危害性不言而喻,提高消费税率是解除这个危机的重要对策。但矛盾的是,这样做虽然于财政有益,但会对日本民众的消费行为产生抑制效果,对日本经济不利。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第二季度民间消费增长0.8%,高于预期的0.5%,才刚刚呈现出向上的良好势头。
一边是债务突破新高,一边是增长减速,加不加税,已成为令安倍内阁左右为难的问题。“第二季度经济增速低于预期,所以现在的环境还不适合上调消费税。”
日本首相经济顾问本田悦郎8月12日表示。而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则认为,日本政府应该按计划提高消费税,从而填补高额的债务规模。
其实,安倍晋三发出的“前两支箭”都是安倍晋三针对日本经济状况在货币和财政方面作出的短时性响应。今年6月14日安倍发出的“第三支箭”才真正射向日本经济的结构性问题。
“第三支箭”是安倍做出的经济增长战略报告。这份报告包括了三个增长战略。第一个是工业复兴,包括重组工业,发展和创新IT业等。第二个是创造新的市场增长点,比如医疗、能源、农业等领域。第三则是强调通过全球化推进日本的对外贸易关系。
这个囊括250多项具体措施的“第三支箭”推出之后,却没有对当下的日本经济起到如“前两支箭”一样的振奋效果。经济增长战略报告发布当日,日经指数便下跌超过500点。市场沉闷的反应,似乎也预示着这项结构性改革的方案推行的艰难。
与此同时,日本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由于能源禀赋的不足而严重依赖进口资源。安倍推行利于日元贬值的政策,反而令进口价格大幅攀升,客观上也造成日本的贸易逆差扩大,更加重了政府的财政“包袱”。
“第三支箭”针对的正是投资和出口等经济增长点方面的结构性调整。但也有人认为,“第三支箭”内容过于分散,细节和措施都显得模糊,很难收到很好的效果。
更重要的是,这项利于长远的“第三支箭”在短期内并不一定会看到效果,更何况,安倍是否会真正执行也是一个问题。安倍领导的执政联盟虽然在7月21日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中获胜,事实上控制了国会参、众两院,但7月23日公布的民调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已经开始出现大幅下跌的趋势,由6月份的68%下跌至56.2%。这也是安倍上任以来,支持率首次跌至60%以下。
欢呼声开始稀落,两难局面开始出现。安倍经济学的拐点,似乎隐现。

日本经济;经济学;悲剧;日本;政府债务

新华网东京12月11日电专访:“安倍经济学”对日本经济“是一场悲剧”——访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野口悠纪雄

新华社记者许缘 马峥 刘天

日本政府最新公布的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显示,当季日本经济已连续两个季度环比萎缩,陷入技术性衰退。在“安倍经济学”推行即将进入第三个年头的当下,这一套经济学理论是否为日本经济复苏提供了实质性帮助,对此日本早稻田大学金融综合研究所顾问野口悠纪雄教授10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给出了否定答案。

野口认为,“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均未能给日本经济带来实质性增长和健康、可持续的发展,相反,却带来了损伤。他表示,“很多人可能都认为,第一支箭——大胆的货币政策有着很大的成效,但我并不这么看。大量发行货币仅仅带来了疲弱的日元汇率。虽然本币贬值将惠利出口企业,进而带动股市增长,但效果仅此而已,它对经济增长并没有产生效果。”

“第二支箭——灵活的财政政策是帮助日本经济在2013年有所增长的最重要因素之一,但这也仅仅是短暂的繁荣。至于第三支箭——经济结构性改革完全空洞无物,这是‘安倍经济学’最大而且是最为严重的问题所在。”

野口坦言,“安倍经济学”为日本经济带来损伤,这从最新公布的GDP数据可见一斑。“日元贬值促使消费价格提升,这也意味着劳动者实际薪资缩水,从而最终导致个人消费的减少和国内需求的萎缩,拖累GDP下行”。他表示,从数值上来看,目前日本GDP水平与“安倍经济学”刚出台时基本相当,这也意味着“安倍经济学”并未真正促进经济增长,这对日本经济来说“是一场悲剧”。

不仅如此,野口认为“安倍经济学”所倡导的日元贬值对日本普通民众来说也无疑“是一场悲剧”。“手中所持有的以日元计价的资产风险上升,日本民众不得不考虑要如何分配手头资产,重新规划投资组合。”

与此同时,日元汇率的不断贬值也令日本社会贫富差距越趋拉大。野口表示,“弱势的日元汇率增加了日本出口企业的利润,从而抬高这些企业的股票价格,但这仅仅对于那些持有这些企业股票的富裕阶层来说是好消息”。富裕的人越来越富,而工薪阶层的薪水则因为日元汇率的贬值在不断缩水,并未享受到“安倍经济学”所带来的红利。

对于目前日本经济存在的结构性症结,野口认为这是一个十分复杂而难以解决的问题。由于经济的不景气,日本政府不断扩大支出,政府债务也随之滚雪球般的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政府力推增长消费税。对此野口表示,增税仅仅在短期内可发挥效用,长期来看仍非解决良方。“尽管增长消费税率在短期内可以一定程度降低政府庞大的债务,但从长远角度来看,随着日本社会老龄化问题不断加剧,政府在社会保障方面的支出将持续增加”,日本政府债务不会因税收的增加而有所减少。

野口认为,日本消费税率只有增至30%的水平时,才能够将政府债务缓和至可控范围,但这也将仅仅抵消日本政府一年的债务,总体来说,日本政府债务还将不断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