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知名母猫离世 曾一顿吃掉6万卢布_国际新闻_海峡网

据俄塔斯社今日报道,在俄罗斯有一只名叫“马特罗斯卡”的母猫曾因一顿晚饭吃掉6万卢布海鲜而在全国一夜走红。周二,马特罗斯卡不幸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离世,死因暂时不明。2014年底,马特罗斯卡钻进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的一家鱼制品商店,吃掉了近6万卢布的海鲜产品。此后,她被“海军上将”冰球队收养,并成了冰球队的吉祥物。“海军上将”冰球队新闻中心表示,“我们最爱的吉祥物马特罗斯卡今天不在了。这只无家可归的猫因为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吃掉了一个月工资的海鲜美食而在全国走红,此后幸运地获得了在‘海军上将’冰球队居住的门票,并成为我们运动大家庭的一员,失去她我们十分痛苦。”为纪念马特罗斯卡,冰球队号召粉丝们支持保护无家可归动物的志愿者联盟,帮助受伤或被遗弃的动物找到新家。值得一提的是,马特罗斯卡在知名社交媒体Instagram和Twitter上都有账户。

今天出版的《生意人报》报道说,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将实行史无前例的“开放天空”制度。任何外国航空公司都可以飞赴该机场,而不受次数和其国家同俄罗斯之间航空协议条件的限制。该报称,中国的航空公司可以利用该机场来回避中美直航的限制——即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进行技术性降落,同时还可以搭载俄罗斯乘客。这将给机场带来额外的收入,以补偿国家为机场整修投资的10亿美元。

摘要:
据日本共同社10月9日报道,当地政府称,外企在周边地区投资约1000亿卢布(约合人民币104亿元),欲在2020年底前打造包括10所以上酒店和度假设施在内的综合赌场。该赌场计划每年吸引50万来自俄罗斯以及中国东北、日本、韩国等地游客。
…10月8日在俄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郊外新开业的赌场内,客人正在玩轮盘赌。  日本共同社称,俄罗斯远东沿海地区中心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郊外8日开设赌场,举行开业庆典。  据日本共同社10月9日报道,当地政府称,外企在周边地区投资约1000亿卢布(约合人民币104亿元),欲在2020年底前打造包括10所以上酒店和度假设施在内的综合赌场。该赌场计划每年吸引50万来自俄罗斯以及中国东北、日本、韩国等地游客。  报道称,赌场建于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附近的沿海地区。赌场所在的酒店由在中国澳门经营大规模连锁赌场的企业建设。该企业负责人表示设备和运营的透明度“达到国际水平”,并指出与人口大国毗邻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是投资(赌场)的理想场所”。

《生意人报》表示,交通部决定取消外国航空公司途径符拉迪沃斯托克的飞行限制。交通部已经就此事致函机场,要求该机场“同有意执行飞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外国航空公司进行合作,并告知他们相关决定”。

根据此前的规定,外国航空公司只能按照现有的同政府间航空协议执行飞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航班,在该机场中转时也只能加油,而不允许上下乘客和装卸货物。而根据交通部的决定,如今航空公司能够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完成任何业务,包括上下乘客。

这种“开放天空”制度是莫斯科舍列梅季耶沃国际机场总经理米哈伊尔·瓦西连科提出的。2008年,根据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签署的总统令,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的控股权被转交给舍列梅季耶沃机场,以便于筹备2012年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

从那时起,国家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建设投入了120亿卢布——用于整修机场设施、跑道和停机坪等。舍列梅季耶沃机场也为建设航站楼投入了60亿卢布。此外,俄罗斯铁路公司为建设至机场的铁路投资了80亿卢布。2011年夏天,瓦西连科表示,如果将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建成国际航空枢纽,实行“开放天空”制度,就能够收回这些投资。他说,总统支持提交的相关计划。

舍列梅季耶沃机场新闻处表示,实行“开放天空”制度能够将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的年客流量提高100至500万(2010年客流量为120万,在俄罗斯机场中排名13位)。“符拉迪沃斯托克距首尔仅600公里。首尔开发天空之后,十年里的客流量从1800万增加到了3600万,过境乘客数量从500万增加到了2800万。”机场方面表示,“中国、澳大利亚和美国的航空公司”已经对途径符拉迪沃斯托克表示了兴趣。

Infomost咨询公司总经理鲍里斯·雷巴克表示,“开放天空”制度可以使航空公司避免两国政府间的航空协议。这种协议规定了哪些公司,可以在哪些频段可以飞往哪些城市和国家。“中国、香港、韩国和东南亚国家同欧洲有完全自由的协定,但同美国的协定非常严格。”而从符拉迪沃斯托克中转可以避免有关限制。

比如,中国的航空公司可以同某家美国航空公司签署从符拉迪沃斯托克至美国的航线代码共享协议。中国公司可以使用自己的代码从中国飞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然后利用共享代码继续飞往美国。这相当于直航,但按照中美航空协议是禁止的。实际上,在符拉迪沃斯托克降落是技术性的,但机场能够从中获得收入,还能顺便捎上俄罗斯乘客。

俄罗斯的航空公司理论上也可以这样做。但由于俄罗斯同中国和美国同样存在政府间的航空协议限制,俄罗斯的航空公司对交通部的决定非常消极。

某航空公司消息人士称这种情况是“国家的破坏行为”。他担心外国航空公司不仅获得了额外的跨国航线,也会大量抢走俄罗斯乘客。比如,符拉迪沃斯托克航空公司和S7航空公司为其他航空公司至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的航线,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和中转机场间转运乘客。但交通部官员表示,作为“开放天空”制度的交换,俄罗斯航空当局将努力提高俄罗斯各航空公司至相应国家的直航频段。

Aviaport通讯社专家奥列格·潘捷列夫认为,俄罗斯其他航空公司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实际上只有符拉迪沃斯托克航空公司承担从该地起飞的航班,“该公司的命运确实将会困难一些”。控股符拉迪沃斯托克航空公司的俄罗斯航空公司拒绝就此发表评论。

同时,专家认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机场实行新制度将“开辟很大的前景”。他说,该机场还需要同远东地区的其他机场竞争,比如韩国和中国的机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俄罗斯机场准备为外国航空公司提供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