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高校对留学生学费依赖大 中国留学生占比高

(澳洲网)据澳洲网报道,澳洲已是世界第三大留学目的地,在提供高质量国际教育的同时,在澳求学的留学生们却在很多方面遭遇着歧视,如他们不仅要较本地学生缴纳更高学费,还要承担更高的通勤成本。在很多留学生看来,澳洲是世界上对留学生最苛刻的国度之一。留学生通勤费为本地生两倍《悉尼晨锋报》当地时间6日获悉,新州政府曾于2006年通过一项涉嫌种族歧视的立法,不允许留学生享受公共交通优惠,目的是增加政府收入。据悉,新州留学生的公共交通成本是本地学生的两倍。有数据显示,2011年,这项法案为澳洲经济直接贡献了135亿澳元收入,其中仅新州的经济收入就达到49.6亿澳元。此外,留学生需交纳的学费通常为本地学生的3倍,而这笔多出来的费用正好弥补了本地学生少交纳的续费,确保了高校的学费收入。事实上,除维州与新州外,澳洲其他各州都向留学生提供了公共交通优惠。不过,虽然政府预算并未出现赤字,但新州政府似乎毫不在意让留学生的财政出现赤字,并有乐此不疲的架势。很多留学生被迫搬到郊外住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学生会留学生分会官员埃尔顿(Hannah
Eltern)从德国来到悉尼学习,正在攻读国际关系学位。通过她自己及其所遇到的其他留学生的经历,她看到了通勤成本对留学生生活所造成的直接影响。埃尔顿透露,除了更高的通勤费用以及学费外,市区内高昂生活成本及房租也令很多留学生不堪重负,他们被迫搬到距离学校很远的郊外居住。埃尔顿称,留学生要比本地学生多支付1倍公共交通费用,而这意味着即使租住一间位于远郊的便宜房间,留学生也无法省下多少钱。她很疑惑,为什么很多人意识不到留学生并非都来自富裕家庭,实际上,很多留学生来自中下阶层家庭,为让孩子来澳洲接受更好的教育,他们的父母甚至动用了毕生的积蓄。此外,一些留学生依靠晚上及周末打工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而有些工作提供的薪水还不到最低标准的一半。同时,还有一些留学生住在集装箱、车库或餐厅的厕所内,因为这些非法学生宿舍是他们的唯一选择,他们只能付得起此类房屋的租金。留学生吁解除交通优惠“歧视”新州大学博士生亚历山大(Kaitlin
Alexander)表示,实际上,新州的大学生,无论是本地学生还是留学生,都认为现行的政策太过残酷,而且毫无意义。亚历山大来自新西兰,她认为留学生对澳洲多元文化的发展的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因而澳洲应该敞开怀抱欢迎留学生,而不是给他们贴上“其他人”的标签,区别对待。更重要的是,她认为,澳洲常自诩一个讲究公平的国度,但很明显,澳洲并没有对留学生公平以待,就为了一点点可怜的政府预算而让留学生陷入困境,这很不公平。因此,她认为新州是时候跟上其他各州的步伐了,为所有全日制学生提供公共交通优惠,不再纠结于他们的国籍。

中新网5月29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新州审计长阿切特斯泰特(Peter
Achterstraat)28日公布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自2008年至2012年,新州各高校向每名国际留学[微博]生收取的留学费用增长了32%。有负责中国留学市场业务的中介表示,澳洲留学成本普遍上涨将令中国学生舍弃澳洲,转而前往美国留学[微博]。

6月21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国际教育现已成为澳洲最具潜力的出口产业之一,随着赴澳求学的海外留学生不断增多,澳洲高校在收入方面对这些学生的依赖性也越来越大,尤其是对人数占比较高的中国留学生学费的依赖性,高于很多其他地区的海外留学生。

费用高涨或伤害留学市场

《澳洲人报》21日报道,有分析指出,对于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而言,在该校维持运营所需的费用中,每6元就有1元直接来自中国留学生的学费。与此同时,悉尼大学也曾透露,该校招收的海外留学生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约58%,相当于超过1.2万人来自中国。

新州审计长阿切特斯泰特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该州各高校留学生学费在2008年至2012年平均上涨了32%,远远高于本土学生学费平均涨幅(13.1%)。

据悉尼大学的年度报告显示,去年该校运营收入达到22亿元,其中仅中国留学生的学费收入就达到约3.54亿元,占比高达16%。同时,其他国家留学生的学费收入也达到6.11亿元。

澳洲国际教育协会(IEAA)哈尼伍德(Phil
Honeywood)称,尽管澳洲高校近年来都非常小心地评估国际留学生学费,以令海外留学生得以持续发展,但各高校学费涨幅已开始赶超美英等国的竞争对手。

然而报道称,悉尼大学的留学生学费收入实际上可能更高,因中国留学生往往倾向于选择更赚钱的专业。消息人士透露,中国留学生几乎“垄断”了悉尼大学商学院的海外招生。

哈尼伍德还说:“除了学费上涨外,澳洲生活成本,特别是学生住宿费用,都在影响着’澳洲留学品牌’。与其他国家相比,这些成本都非常高昂。”

据悉,悉尼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学硕士课程每年的学费高达6万元。不过,悉尼大学发言人拒绝公布商学院中国留学生的招生情况,称悉尼大学目前不会按系别来对外公开学生数据。

负责中国留学市场的教育中介芬德利(John
Findley)也称,“所有中介、学生和家长[微博]都在抱怨,澳洲留学费用变得越来越贵”,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

分析指出,上述数据表明澳洲高等教育领域对海外留学生学费的金融依赖性在不断增大。这种依赖性在新州审计厅(NSW
Auditor-General)本月公布的报告中得到了印证。

芬德利还称,墨尔本和悉尼等地名气较大的学校在留学生招生方面都满员,都澳洲留学费用增长可能将迫使部分中国学生转而前往美国留学。但他也认为,要进入美国顶级高校留学并不容易,单单在申报常青藤盟校所需要的中介费用方面,留学生就需要花两万元。

审计报告显示,新州10所高校去年取得的运营收入中有24%来自海外留学生,这一比例较2012年的18%大幅上升。

悉尼大学为新州“第一贵”

分析还指出,对于新州和悉尼的研究型大学而言,他们对海外留学生学费的依赖性更加明显。去年,悉尼各所研究型大学海外留学生所占比例上升5.1个百分点,而新州研究型大学整体上升3.5个百分点。

上述报告还显示,悉尼大学是新州收取留学费用最高的高校,其次是新州大学和麦考瑞大学。而南十字星大学(SCU)、卧龙岗大学和查尔斯特大学(CSU)则是平均留学费用最低的新州高校。

不过,新州大学拒绝就中国留学生或他们的学费贡献进行量化。该校发言人称,就像其他澳洲大学一样,中国是该校海外留学生的最大来源国。

阿切特斯泰特在该报告中还谈到,“一般来说,位于悉尼大都市地区的高校,在收取留学生费用和本土学生费用方面有较大的差异,主要是因为悉尼地区的物价和这些高校开设的留学专业收费价格较位于其他地区的高校要高。”

此外,这位发言人还表示,中国极为重视教育,并已成为一种“强烈的文化传承”。这位发言人还表示,他们欢迎中国学生,并对中国学生在澳洲高等教育走向全球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进行了极大肯定。

该报告提到,在2012年,悉尼大学留学生平均学费和本土学生平均学费差距最大,达2.2141万元(237%),而南十字星大学这项差距最小,仅为1902元(28.6%)。

不过,正如专家此前警告,新州大学在年度报告中也提到,一旦中国留学生减少可能引发的一系列后果,包括出现重大财务灾难,一些研究因经费短缺而无法继续等。

此外,留学生也给新州各高校带来了巨大收益。悉尼科技大学在招收留学生方面获得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最高,达26.4%,而新英格兰大学(UNE)同比最低,仅为4.3%。

数据显示,虽然在澳洲高校海外招生总人数中,中国留学生平均仅占约38%,但在新州大学的占比高达2/3,为另外9个较大海外留学生来源地占比总和的两倍。

留学生减少致高校陷困

所以,在新州大学国际教育领域去年取得的5.59亿元运营收入中,仅中国留学生就贡献了多达3.7亿元,占该校总运营收入的19%。不过,上述数据并未计入合作研究和商业化投资领域中国留学生的贡献。

阿切特斯泰特在上述报告中还谈到,新州高校财务状况良好,但有5所高校的经营支出增长高于学校的收入。

该报告提到,除了获得的资金拨款,新州各高校收入增长比例较支出比例高出1.9%,雇员支出平均增长了4.5%,其他费用支出则增长了6.3%。

该报告还特别指出,南十字星大学是该州财务状况最差的高校,“这所高校在过去两年中都录得了负增长。在2013年,该校收益和净资产都有所下降,招收的留学生数量减少了24.4%,但雇员支出却上涨了4.9%。”

不过,南十字星大学校长Peter
Lee则认为,该报告的描述过于负面。他形容2013年是“困难的一年”,部分海外合作协议期满,裁减了部分员工,部分资产收益缩水。但他表示,该校前景良好,2014年有望获得6%的收益净增长。

阿切特斯泰特则建议,联邦政府在制定新拨款计划时,应将最新的高校财务数据纳入考虑范围。(王齐龙)

(原标题:澳洲新州留学费用4年涨32% 中国学生或转赴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