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俄企业家科克林,再看俄罗斯“重返东方”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
英媒称,哈萨克斯坦和中国之间加强政治和商贸联系的举措终于见到实效,中国对哈萨克斯坦的直接投资增加了。2015年,得到北京方面支持的投资者取代传统的俄罗斯和西方伙伴,成为这个中亚国家外国直接投资(FDI)的主要来源。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6月6日报道,据《金融时报》旗下的外国直接投资市场研究公司统计,中国企业2015年宣布了12个在哈萨克斯坦的绿地投资项目,投资总额约12亿美元,超过了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意向投资。德国和美国紧随其后,各有5个投资项目。这些投资决定是在按照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签订一系列政府级商贸协定后做出的,该倡议使哈萨克斯坦成为中国商品销往欧洲和中东的重要中转站。哈萨克斯坦总理卡里姆·马西莫夫去年12月访华期间签订了总额达40亿美元的多项协议,涉及石油和天然气、石化、铀矿开采和电信等行业。几个月前,哈萨克斯坦政府批准中国国有企业中石化以11亿美元买下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在其境内的资产,该协议充分体现了哈萨克斯坦经济正逐渐转向与中国加强关系。在哈萨克斯坦的FDI源头中,亚洲新伙伴如中国还有印度甚至伊朗,正逐渐取代传统伙伴,支撑起了对绿地项目的外国投资。外国直接投资市场研究公司的数据显示,2015年,绿地项目的跨境FDI为54.4亿美元,是自2012年触底反弹3年来的最高点。对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大宗商品部门的投资依然占据大部分FDI,政府致力于提高以大宗商品为基础的产业的附加值。其中,中国的中冶宝钢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将与欧亚资源集团联手斥资12亿美元建造一个热压铁工厂,目的是缓解哈萨克斯坦铁矿石的运输问题。欧亚资源集团是哈萨克斯坦的一个矿产企业,40%的股权归国家所有。不过,哈萨克斯坦的新伙伴还未能填补俄罗斯和西方投资者留下的空白,后者大多因哈萨克斯坦国内及该地区经济形势不佳而踌躇不前。

俄罗斯知名企业家、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的与会嘉宾、GDV管理咨询公司的共同所有人兼合伙人,弗拉基米尔·科克林在接受俄罗斯相关机构采访时,谈到了中俄关系的新定位以及两国合作的美好愿景。

普京的远东振兴梦想 中国是最活跃外国投资者

澳门新葡新京新 1

摘要:犹如其国徽上的双头鹰,俄罗斯近些年来更多地把目光转向了东方。他们竭力促进本国远东地区的发展,同时努力吸引财大气粗的邻居——中国。

您对彼得堡论坛有什么印象?在您眼中,过去的一年有哪些变化?

犹如其国徽上的双头鹰,俄罗斯近些年来更多地把目光转向了东方。他们竭力促进本国远东地区的发展,同时努力吸引财大气粗的邻居——中国。

最重要的变化主要有两个。第一,2019年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盛况空前,可以说是这个活动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届。今年的论坛吸引了来自145个国家的超过19000名参会者;在论坛主持下,多方共达成了3.1万亿卢布的协议,这个数字是前所未有的。第二,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亚太地区国家前来参与。特别是来自中国的与会者,其代表团规模最为庞大,包括了大约一千名政府官员和商贸人士。

澳门新葡新京新 2

在过去的几年里,俄罗斯已经成为中国重要的碳氢化合物与电力供应国。而最近签署的协议规定了多个全新合作项目,包括高新技术的在俄本土化;中国在石油天然气开采项目、液化天然气生产项目及加工项目方面积极参与,也包括资金支持。值得一提的是,RusHydro与中国电力签署了在俄罗斯建设抽水蓄能电站的合作协议。

澳门新葡新京新 ,然而,在中俄贸易额大幅增长,两国还达成一些巨额能源和国防交易的同时,俄罗斯为其远东地区吸引中国投资的努力却不太奏效。

会议还讨论了中俄农业合作在普里莫斯基-克雷成立的可能性,预计投资额约为100亿卢布。

英国《金融时报》近日发文称,2017 年,在中国对俄罗斯落实的 1.4
亿美元直接投资中,只有 2%
投向了远东地区。在俄罗斯远东港口城市、特别经济区符拉迪沃斯托克,只有 3%
的项目涉及中国资金。

鉴于俄罗斯目前的地缘政治、经济和政治情况,有没有可能创造新的里程碑?

俄政府强势推进远东发展战略

不难看到,我们与我们的邻国,即社会主义阵营的前伙伴加强了合作。由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的欧亚关税联盟组成的后苏联经济联盟早已建立。20年前,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组成了上海合作组织。近年,中国一直在积极推动世界范围内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我们正在讨论创建一个超现代的、集综合物流、基础设施和贸易走廊于一体的体系,以加强东西方的贸易交流。这一体系预计将东部的亚太地区和西方的欧洲国家连接起来。这一举措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全面支持。同时,中国经济的强劲发展使其具有巨大的发展前景与投资潜力。如果我们考虑到中俄空前良好的政治关系和目前越来越多的经济合作,这其中的投资机会将更加显而易见。

俄罗斯远东地区是俄罗斯八大联邦区中最大的联邦区,占俄罗斯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左右,西起勒拿河东侧,东北与美国的阿拉斯加隔白令海峡相望,东南濒临日本海,北临北冰洋,南接中国、朝鲜。

所以说,俄罗斯正在完成从西向东转移的重新定位吗?

远东地区土地幅员辽阔,石油、天然气、海洋等自然资源丰富。然而,由于大片土地位于北极圈及周边,且资金、人力匮乏、基础设施不完善,这一地区的发展远远落后于俄罗斯西部地区。

我们更应该讨论俄罗斯与亚太地区国家合作关系的加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俄罗斯石油公司目前正在越南进行项目施工。多年来,中国一直是俄罗斯最大国有企业的重要战略伙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参与了俄罗斯新的油气项目,并讨论了与俄罗斯石油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诺瓦泰克公司的合作计划;中国铁建参与了莫斯科地铁的建设。

自从普京上任俄罗斯总统以来,加快开发远东地区便成为克里姆林宫议事日程上的重要事项,将其确定为
21 世纪的优先发展方向。

几年前,俄罗斯和中国投资者开启了一扇机遇之窗,迄今为止这扇窗依旧面对世界敞开着,特别是考虑到我们国家与西欧和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不幸的是,这种紧张关系目前依然存在。欧洲和美国为了保护他们的国内市场,在日常政策中有很多限制。譬如美国最近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亦或是西方国家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对俄罗斯和中国提出的对金属进口的限制。

2012 年,俄罗斯政府打破行政打破条块分割,成立远东发展部。2014
年后,普京强势推动 ” 向东看 “,将远东开发作为 ” 大欧亚伙伴计划 ” 和 ”
欧亚经济联盟 ”
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将远东开发作为欧亚经济一体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然而,任何禁令都同样是一个全新的机会。此后,我们的各个公司开始从本地产商处购买相关产品,以免失去在这些市场中的地位,因此他们也从中受益。类似的事情还持续上演着。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把香港看作是我新业务的投资平台——我们再香港注册了一家为管理公司而创建的投资基金。

俄政府大力实施远东开发战略,积极建设远东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和一系列跨越式开发区,努力吸引国内和外国投资者投资。

能介绍一下你们团队的基金项目吗?

根据中国商务部的信息,俄罗斯政府为吸引外国投资者帮助促进远东地区经济发展推出了大量优惠政策,包括跨越式发展区和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区内投资项目头
10 年内税收优惠政策保持不变、自开始赢利起 5 年内企业利润税为 0%;企业头
5 年的财产税和土地税为 0%;统一社保费率以 7.6% 取代
30%;降低矿产开采税率,在 10 年内为 0% 到 0.8% 等。

目前我不便透露太多细节,但我们主要业务是对非上市公司的投资,不会特别关注某个特定领域。我们主要聚焦于与中俄相关的资产投资,当然,我们也不会忽视其他国家前景良好的投资机会。这个基金第一阶段的基金规模约1亿美元到1.2亿美元。目前,已经在与投资者进行洽谈。

中国——远东地区最活跃的外国投资者

这其中的逻辑很简单:考虑到投资者的意愿和交付成果,一个小型私人基金更容易管理。然而,随着投资者数量的增加,投资基金会失去很大的灵活性,所以我们希望避免这种情况,因为这会影响效率。

中国正是俄罗斯最青睐的海外金主,也是俄罗斯加快促进远东地区经济发展的关键合作对象。

为什么选择将基金项目设立在香港?

中国对支持俄罗斯远东地区经济发展也表达了相当积极的态度。

首先,由于地缘政治因素,我们可以感受到中俄之间的经济和政治关系的积极发展,以及我们国家的政治领导人在实施联合项目中为企业提供的支持。

俄罗斯远东发展部部长加卢什卡之前表示,中国是远东地区最活跃的外国投资者,此外,”
远东也是俄罗斯最受中国游客欢迎的目的地之一。” 该部门去年 1
月底还特意推出中文版网站。该地区知名景点贝加尔湖过去五年的客流量达到近
160 万人次,其中 21.1 万人次为外国人,中国游客的数量占外国游客总量的 60%
以上。

第二,香港不只是中俄友好关系的代表地之一,还是一个公认的国际金融与商贸中心,世界各地的投资者都信任香港。香港拥有所有必要的商业基础设施,所有主要的全球金融机构都在香港设有办事处,香港证券交易所是该地区的领导机构。投资者信任着当地监管机构,在其监督下,我们的基金将在倍受信任的立法与执法制度下积极运作。

截至目前,中国是俄罗斯远东地区最大的贸易和投资伙伴国,落实项目有 28
个,涵盖农业、林业、建材、商贸等领域,总投资额约为 40 亿美元。

这个地区像是一张白纸,以西方风格建造的中国土地,不仅适合亚洲投资者,也适合欧洲和美国投资者。事实上,它是最大的金融中心之一,拥有着无可挑剔的声誉、成熟的企业文化、值得信赖的法庭和高度的投资者保护机制。选择这里,很适合我们的发展规划。

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中国投资者已在跨越式发展区和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内申请实施
32 个投资项目,规划投资 42 亿美元,在各投资国中排名第一。

弗拉基米尔·科克林介绍

中国投资远东地区面临一系列挑战

出生于1978年。1999年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商业大学法律系,系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法律学士,俄罗斯法律科学候选人。曾就职于俄罗斯西乌铝业公司(Siberian-Urals
Ahminium
Company)和列诺瓦集团。2016年起,科克林开始活跃于私营领域。目前,科克林与其合伙人共同拥有一家提供企业和法律服务的英国咨询公司,以及GDV管理咨询公司共同所有人兼合伙人。

尽管是远东地区最活跃的外国投资者,但用 ” 高拿、轻放 ”
来形容中国对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实际投资情况,或许并不为过。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虽然俄政府拿出了多种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但中国的投资者依然对很多实际问题顾虑重重。

文章列举了其中一些影响因素,包括当地市场狭小、区区 600
万的有限人口难以形成强有力的经济推动力,以及基础设施的匮乏。

比如,通往符拉迪沃斯托克市中心的一条长约 56
公里的道路经常堵车。而根据现行俄罗斯政策,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没有由国家出资为投资者修建基础设施的政策。所以外国投资者需要自费修建相关基建设施。

远东地区的法律法规也非常复杂,中国的商人们在此地都需要符合当地的法律法规,但其税收和海关法律的复杂性难住了一批人,以至于有些人的头等大事就是确保所有事情都符合当地法律。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说法,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阻力在于:远东地区官僚风气严重,政策并不可靠,经常变来变去。当地居民抱怨自由港内的投资合同条款经常被修改。

文章举了一个例子。去年,位于远东的俄罗斯最大赌场水晶虎宫(Tigre de
Cristal)在正常营业期间遭遇了政府上调博彩税率,从而面临倒闭危机。而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政府官员还希望建设八座这种大型赌场,以帮助实现总统普京的远东梦想。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俄罗斯分公司远东业务负责人 Olga Surikova
说: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是个好品牌,在中国商人中非常知名。但它需要一个清晰的发展战略。

文章关键词:普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