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留学生在美国滑雪跌入瀑布失踪_国际新闻_海峡网

据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上周末,一名登山者在美国华盛顿州高山湖泊荒野(Alpine
Lakes Wilderness)的阿什加德山口(Aasgard
Pass)滑雪时掉下瀑布后失踪。6月8日,当局确认这名登山者是一名24岁的中国留学生。奇兰县(Chelan
County)警长办公室确认,跌落瀑布失踪的人是24岁的男性,名字叫何琦(Qi
He,音译)。何琦是中国公民,是一名西雅图地区的学生和实习生。5号夜间,何琦和多人在阿什加德山口进行雪上滑降,位于前面的何琦突然从雪洞的边缘掉入了洞下方湍急的水流中。目击者称,他在滑行时失去了控制,用于制动的冰镐“在他的背后晃来晃去”。奇兰县警局还请求美国海军搜救队动用带有前视红外摄像头的直升机协助搜救,但因为现场环境过于危险,搜救工作被迫中断。搜救队员没有发现何琦的踪迹。这条河最后流入Colchuck湖,搜救队认为他被冲到了下游。目前警方已暂时暂停了对何琦的搜寻。在移民及海关执法局、中国使馆和何琦的雇主的帮助下,当局将这起意外告知了何琦的家人。

尼泊尔官员表示,喜马拉雅山麓发生的暴风雪和雪崩已经造成39名登山者丧生。这是该国发生的最严重登山灾难。
  在第四天的搜救工作之后,已经有384人在安娜普纳环线的登山路途上获救,其中216人是外国人。
  尼泊尔政府表示,直升机前往高达5790米的山峰地带寻找幸存者。目前的重点是营救22名被困的登山者。
  这些登山者被困在环线山顶地区的Thorung
La山口,没有粮食和水。军方的直升机试图营救他们,但是由于无法降落无果而终。
  BBC在尼泊尔的记者诺斯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哪些登山者已经被查明下落,哪些仍然失踪。
  目前营救人员已经带走20具尸体,但是还有19具尸体仍然埋在雪地里。
  据悉在丧生者中包括来自尼泊尔、以色列、加拿大、印度、斯洛伐克和波兰的登山者。
  很多幸存者也有严重冻伤的问题。也有人需要进行截肢手术。
  10月成千上万登山旅游者来到尼泊尔,许多人希望登上海拔很高的山口欣赏美景。因此这就让政府的工作变得复杂化。
  由于每年都有数万名登山者来此,尼泊尔也因此获得很多收益。记者们表示,由于该国仍然比较贫穷,因此在发生这种登山灾难的时候,当局很难应对。
  2014年尼泊尔的登山旅游业多灾多难。4月在珠穆朗玛峰发生的一次雪崩造成16名尼泊尔夏尔巴人向导死亡,那次事故几乎使春季珠峰登山活动陷入停顿。

澳门新葡新京手机app下载,新京报讯两名中国登山者在攀登巴基斯坦一北部山峰过程中,与留守在大本营等待的同行第三人失去联系,未按约定的6月17日返抵,留守者于当日发出紧急求救信号。今日,新京报记者从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获悉,巴方已派出搜救力量赴事发地开展搜救。截至发稿时,尚未发现失联人员下落。另有登山救援者分析认为,高海拔救援难度大,易碰上极端天气。

新京报此前报道,6月19日下午,有消息称,两名中国登山者在巴基斯坦北部一山峰失踪,另一名留在大本营、未同行的登山者,随即发出紧急求救信号。就两名中国登山者失踪这一情况,6月19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领事部得到证实,该馆于18日已采取措施,并通知巴方紧急搜救。

两名中国登山者,是在攀登该国北部一座6400米高峰时失踪的。据留在大本营的队员称,他和失踪的两人于6月14日进行了最后一次联系。

今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获悉,事情发生后,驻巴基斯坦使馆高度重视,及时与巴方有关部门联系,要求巴方采取有效措施,紧急搜救失联中国公民。巴方已派出搜救力量赴事发地开展搜救。

截至发稿时,尚未发现失联人员下落。

另据海外网综合巴基斯坦新闻网、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等媒体报道,除了两名失踪的中国登山者,当地时间6月18日,直升机在该国北部另一海拔5300米的雪山上,救出4名意大利人和3名巴基斯坦人,其中一人不幸遇难。

今日下午,浙江应急救援公益组织“公羊队”队长徐立军就巴基斯坦派出搜救队赶赴事发地进行搜救一事,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高海拔救援非常难”,首先,需要了解登山者的线路;其次,需要有一支专业的高海拔登山队伍,才能够胜任;再者,搜救队的后勤保障需求量非常大,需要及时提供供给。最后,高海拔地区的极端天气,可能会增加搜救困难。

徐立军向新京报记者进一步指出,自己曾攀登过6000多米的雪山,“高海拔救援不像在北京凤凰岭这种地区救援,在海拔6000米以上,呼吸都困难,如果遇上恶劣天气,持续四五天都有可能。”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编辑 白馗 校对 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