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诬中国军舰违法通航 美称中日间问题不插手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今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关于中国军舰“侵入”日本领海的说法,不符合事实。问:中国军舰昨天“侵入”了日本领海。中方称该海峡是用于国际航行的领海海峡,但日方否认该海峡是用于国际航行。你对此有何评论?答:首先,我要纠正你关于中国军舰“侵入”日本领海的说法,这不符合事实,中方军舰没有“侵入”日本领海。第二,我有一个建议,日方表态及日本媒体进行报道之前,先好好学习和研究国际法。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和有关国际实践,在用于国际航行的领海海峡内,所有船舶享有过境通行权,无需向沿海国提前通报。你提到的吐噶喇海峡是用于国际航行的领海海峡。也就是说,中国军舰通过吐噶喇海峡系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用于国际航行的领海海峡行使过境通行权。我还想提醒你注意,船舶在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中享有的过境通行权与船舶在领海中的无害通过权不可混为一谈。

  对于日方炒作的“侵入领海”一事,中国外交部和国防部回应称,中国舰艇驶入的吐噶喇海峡适用于国际航行的领海海峡,中方舰艇的行为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日方却在这一问题上纠缠不清,反复宣称,中国军舰可能违反了船只经过他国领海的无害通过权。
那么用于国际航行的领海海峡是怎么界定的?日方为何要将这个概念跟无害通过权混为一谈呢?

  据日本《读卖新闻》17日报道,日本驻华大使馆公使当天也向中国外交部表示“不能接受中方解释”,理由是吐噶喇海峡几乎没有国际船舶航行,并不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规定的“国际海峡”。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研究员赵一水17日告诉《环球时报》,这种说法纯属制造舆论的无稽之谈。国际法院1949年做出明确界定:起决定性的标准是两端连接公海的地理状况和其被用于国际航行的事实。也就是说,从标准上说,是否构成国际海峡与海峡的船舶通过量以及重要性(是否非常重要或经常被国际航运适用)没有关系。包括吐噶喇海峡等在内的大部分处在日本领海内的海峡水道都是适用过境通行制度的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

澳门新葡新京新 ,  据共同社援引日本防卫省消息称,从19日下午5时左右起至20日下午2时,中国海军一艘情报收集舰在钓鱼岛附近海域沿东西方向反复数次航行,但报道承认,这艘中国海军舰艇未进入日本领海及毗连区。中国社科院海疆问题专家王晓鹏在接受央视《今日亚洲》采访时表示,日本还试图通过捏造、渲染“中国海洋威胁论”,为其在钓鱼岛周边强化军事部署制造借口,也为日本介入南海问题提供相应理由。

  在中国军舰于吐噶喇海峡航行之后,16日,中国舰艇航经冲绳县北大东岛毗连区的消息再次刺激日本神经。共同社17日称,日本政府的不满情绪升温,有人认为“中方的行为不顾我们的关切,超出了限度”,“不能对此视若无睹”。《产经新闻》评论说,中国舰艇频繁进入毗连水域,是为牵制日本在南海的活动,并警告日本不要插手南海。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当天说,“对单方面在我国周边海域升级行动的整个活动表示关切”,有意进一步加强警戒监视。

  王晓鹏表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专门有一个章节关于国际航行的海峡,任何船舶都可以在这样的海峡享有过境通行权,而吐噶喇海峡很明确是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日本提出的所谓的领海“无害通过权”与过境航行权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强调的是主权归属,后者强调的是通行权力。日本故意将这两个概念混为一谈,就是想偷换概念,制造所谓中国军舰“侵入日本领海”的假新闻,炒作“中国威胁论”。

  在美国国务院16日的记者会上,发言人柯比在被几次追问后仍对此事表态说,“在日中两国政府间谋求解决问题最为合适”。《产经新闻》表示不满说,美方不想在日本海以及东海事务上招惹麻烦,而且美国海军在南海主张的“航行自由”面对中国“反守为攻”很难辩解。

  此前日本防卫省称,中国海军这艘舰艇于15日凌晨3点左右进入了鹿儿岛县口永良部岛以西的“日本领海”,清晨5点左右驶离。

  据日本《产经新闻》17日报道,中谷元当天在记者会上说,对于中国军舰航行的吐噶喇海峡是“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所以可以自由航行”,不能接受中国这种单方面的主张。“通常军舰驶入领海时应该事先联络通报。”

  王晓鹏分析,近年来,日本一直在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海上力量的正常发展。日本试图通过此类炒作,破坏中国在相关国际海域内的自由航行和航行安全的一系列权利。另外,日本还试图通过捏造、渲染“中国海洋威胁论”,为其在钓鱼岛周边强化军事部署制造借口,也为日本介入南海问题提供相应理由。
(人民网 记者 黄子娟)

澳门新葡新京新 1
发言人柯比在被几次追问后仍对此事表态说,“在日中两国政府间谋求解决问题最为合适”。《产经新闻》表示不满说,美方不想在日本海以及东海事务上招惹麻烦,而且美国海军在南海主张的“航行自由”面对中国“反守为攻”很难辩解。

  “吐噶喇海峡不是可以自由航行的国际海峡”,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17日再次针对中国海军情报收集船驶入这一海域表态,却与两天前日方的说法大相径庭。当时,日本防卫省说,中国军舰的航行“不能说不是无害通航”,也不是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行动。与此同时,“中国对日行动正在升级,日本不能视若无睹”的声音在日政府内部甚嚣尘上。

  “中国海军舰艇在正常航行期间通过日本邻近海域,完全符合相关国际法原则”,中国国防部新闻局17日回应说,对于近期日方一再无端炒作中国海军舰艇合理合法的活动,“我们深感不解”。(环球网)

  “船舶在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中享有的过境通行权与船舶在领海中的无害通过权不可混为一谈”,在1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提醒说,中国军舰通过吐噶喇海峡系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用于国际航行的领海海峡行使过境通行权,无需向沿海国提前通报。

  为什么日本突然“反口”?日本共同社说,因为中国军舰是搭载高性能天线的情报收集船,疑似收集有关日本防卫态势的数据,所以日本政府内部越来越多人认为,这一举动可能违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只要不损害安全就可以无害通过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