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岁澳大利亚老妇织毛衣来保护企鹅免受石油污染_国际新闻_海峡网

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6月22日消息,《每日邮报》报道称,98岁的澳大利亚居民梅尔•达文波特(Merle
Davenport)为企鹅幼崽织毛衣保护他们。有了这些毛衣的保护,菲利普岛的企鹅们可以不再受冻,并能够免受石油污染的侵害。达文波特生活在维多利亚州。她在近18年来一直在为这些企鹅编制色彩斑斓的毛衣,目前已经为企鹅基金会(Penguin
Foundation)组织编织了1000余件毛衣。消息指出,因为石油会使羽毛分离,使得水分有机会进入企鹅身体,因此即使很小的石油点也可能使企鹅死亡。企鹅会因此而冻僵,变沉并更容易被作为猎物捕获。直到他们的身体变得可以防水之前,穿着毛衣的企鹅会一直在岸上生存。自2001年起,在该岛流域并未出现石油流出的迹象,因此达文波特所织的这些毛衣是为以防万一所用的。

图片 1

图片 2

夜色降临,澳大利亚大陆的最南端的菲利普岛的海岸上,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站在岸边栈道上翘首向海边张望。温暖柔和的桔色灯光下,大家默契地等待着,按捺着激动的心情却不掏出手机

  北京时间7月16日消息,达姐又受伤了,又是膝盖,这已经是她连续三站赛事因伤退赛赛,对于志在北京奥运打出成绩的美国老将而言,伤病比对手要可怕得多。

七岁的小杰克依偎在爸爸怀里,自己则抱着已经有6岁半的老伙伴和刚刚得来的新朋友。他瞪大眼睛向就在十几米外的海岸上张望着,等待曾经看过很多次却始终充满好奇的一幕小企鹅归巢(Little
Penguin Parade)。

  一直困扰达文波特的右膝盖再次成了这位前世界第一的麻烦,持续的疼痛让她不得不退出本周开打的西部银行赛。这也是达文波特在6周之内退出的第三站比赛,这不禁让人对其身体状态感到担心。

从他六个月大的时候第一次被抱来看小企鹅上岸回家,每年都要来上几次,总也看不够。小杰克的爸爸说,这孩子好像被小企鹅迷住了,他知道很多关于它们的事情,而那只六岁半的玩偶小企鹅就是他第一次来这里时买的。

  达文波特本来要和8号种子意大利人斯奇夏沃尼在周二晚上进行首轮比赛,但是在周一的热身过程中,这位前世界第一便感到了身体不适,作为3届赛事冠军得主,达文波特本希望能在斯坦福重新拿起球拍走上战场,但是伤病再次阻碍了她的状态恢复,达文波特自温网第二轮退出后就再也没有打一场比赛。

或许,对于这个金色头发、金色睫毛的澳大利亚小男孩来说,带着他的老伙伴一起去看小企鹅归巢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情。在过去的六年半里,他们是一起长大的,未来更远的日子里也还要一起。

  32岁的美国老将在上个月16号举行的伊斯特本赛上,也因为同样的伤病退赛。达文波特在退赛声明中说:“西部银行赛是我职业生涯最喜欢的赛事之一,但是很不幸我的膝盖还没有痊愈,它从温网开始困扰着我,让我无法坚持比赛下去。”

有趣的是,小杰克已经从襁褓里的婴儿,他的企鹅朋友却从未长高它们的名字就是小企鹅,成年后的身高也只有大约30厘米的名副其实的小企鹅。

  达文波特曾在1998年,1999年和2004年三年夺得此项赛事冠军。资格赛选手加拿大小将A-沃兹尼亚克将取代达文波特的签位出战。

坐在父子俩身边的是从美国的俄亥俄州远道而来的几位老人。和栈道上站着或坐着的全世界游客一样,他们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来到这里也为一睹这自然界的奇观每天夜幕降临后,成千上万只潜伏在海面下的小小生灵探出头,它们游到海岸边,先是集体发一会呆然后再成群结队有秩序地整理好羽毛,然后各自摇摆着走回海边的家。

位于澳大利亚联邦维多利亚州的菲利普岛距离州首府墨尔本大约三个多小时车程。在这个与大陆相连的岛上,小企鹅、小袋鼠还有各种鸟类是这里的人口最多的常住居民。在小岛的西南面的萨摩兰海滩上,栖息着世界上最小的、身长只有30厘米左右的小企鹅。

带着我们参观的企鹅岛自然生态保护区向导告诉我们,这个保护区是现在世界上最大的野生企鹅保护基地,大约有三万多只小企鹅栖息在这里。它们白天会在海里捕鱼嬉戏,它们会在傍晚来临时静静地漂浮在海面里躲避天敌老鹰,直到夜色降临。

天色黑下来,会有几只成年的小企鹅先上岸,它们最有经验,也最勇敢。随后,一群群的同伴会结队摇摆着走上岸,然后越来越多,直到布满海岸。会说中文的向导女孩说。

虽然是成群上岸,可它们不慌不忙,很是从容。大家会发现,小企鹅上岸后通常会在海岸上先发会呆,什么也不做,就是发呆或者把头埋进翅膀下。她说。

这些小家伙很聪明,它们记得家的方向。在熟悉的那边海滩上岸后,它们会一边发呆一边寻觅和等待稍晚上岸的家人,然后结伴摇摆着奔向家的方向。

在这片属于小企鹅的小岛上,它们不仅是人口庞大的群体,它们的生活方式也受到保护和尊重从游客中心通往海滩的木栈道是腾空的,小企鹅可以自由过往;游客们会被事先提醒,无论如何激动都不要掏出手机拍照,因为闪光会伤害小企鹅的眼睛;暖暖的桔色灯光只在大约50分钟的观赏时间开启,随后,企鹅王国的夜晚就会回复到它原本的样子。

为了防止岛上过于丰富的野兔、鸟类等动物啃食小企鹅赖以筑巢的草类幼苗,工作人员会在每一株新生的嫩草四周架上一个小小的保护围栏。他们还会给那些还没来得及学会筑巢或者迷路的小企鹅准备一些原木的小房子,在夜里有地方遮蔽风雨。

在这片小岛上,公园的管理者最大限度地尊重岛上主人的生活,研究它们的生活方式和偏好,也在帮助它们摆脱一些麻烦,比如给一些企鹅穿上件小毛衣。

是的,菲利普岛上有的小企鹅不仅穿过毛衣,还偶尔会被领去集体冲澡。这是因为它们在海上游泳时,羽毛上有时候会粘上漂浮的油污。当它们梳理时,这些油污会被吞进身体里,带来很大的伤害。

毛衣企鹅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一位老奶奶开始为岛上的小企鹅亲手织毛衣。已经超过95岁的梅尔德文波特奶奶为小企鹅编织的个性化小毛衣已经超过千件,她的故事也被全世界的访客们带到世界各地。于是,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小毛衣飞向菲利普岛。

今天,企鹅基金会已经储备了大量的小毛衣用来帮助小家伙们免于油污的致命伤害。访客们则可以在这里买到全球唯此独有的穿毛衣的小企鹅毛绒玩偶,带着企鹅王国的故事回家,留下他们的爱意继续帮助保护这里的小企鹅。

小杰克怀里的六岁半的企鹅玩偶就是一只穿着条纹毛衣的小企鹅。在过去和未来的很多年里,小企鹅陪着他一次次回到菲利普岛,回到它们最初见面的地方,陪伴他一起成长。

小企鹅岛的夜晚降临了,主人归巢,访客陆续散去。

澳大利亚的春天里,企鹅王国的又一个夜晚开始了!

更多飞行旅程,更多好看的墨尔本故事,请继续关注:

呼呼时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