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绝招未显成效 福岛核电站再陷“渗水”危机_国际核电_中国核电网

据日媒报道,日本东京电力公司于当地时间28日发布消息称,福岛第一核电站部分设备在当天凌晨发生停电,从核污水中去除放射性铯的装置以及“冻土遮水壁”的部分冷却设备、厂区内的信号机等停止工作,尚不清楚何时能修复,东电正对停电原因展开详查。据报道,东电称,停电后,向有熔化后掉落的核燃料的反应堆注水的设备和周边辐射量监测装置的数值没有异常。冻土壁的冻结机能及外部环境也未受影响。停电发生时,有两台铯去除装置正在运转,其中已台停止工作。冻土壁冷却设备总共30台中有22台正在工作,其中14台停止。由于剩余的8台仍在正常运转,地下冻结管的温度没有变化。据分析,停电可能是因为厂区内的工作人员休息室以及合作企业事务所的输电系统因某种原因超负荷运转,影响到了使用同一系统的铯去除装置及冻土壁冷却设备等。

摘要:据日媒报道,在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水治理问题上,被东京电力公司视作绝招的是将1至4号机组周围土地冻结从而大幅减少地下水流入
–>

摘要:【中国环保在线
国际新闻】日本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4号机组反应堆厂房周边缆线等通过的地下通道排水沟中仍有1万多吨污水积
–>

据日媒报道,在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水治理问题上,被东京电力公司视作“绝招”的是将1至4号机组周围土地冻结从而大幅减少地下水流入厂房的“冻土遮水壁”计划。

【中国环保在线
国际新闻】日本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4号机组反应堆厂房周边缆线等通过的地下通道排水沟中仍有1万多吨污水积存。日媒分析认为,因海啸而流入的水与从厂房地下漏出的高活度污水混合,另有被污染的雨水积存。东京电力解释称“其活度低于厂房地下留存的约7万吨高活度污水,辐射及对环境的影响较小”,但污水抽出等工作尚无眉目。

该计划自今年3月展开,靠海一侧大部分已顺利冻结,但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则以下游一侧的地下水量并无较大变化为由对效果提出质疑。

治理绝招未显成效
福岛核电站再陷“渗水”危机
  
  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周围为阻挡核污水而建的“冻土挡水墙”一直未能完全冻结,而近日登陆日本的台风“狮子山”带来的强降雨让“冻土挡水墙”两处本已冻结的地方又出现溶化现象。
  
  福岛第一核电站西侧地势较高,东京电力公司称每天有200吨地下水自西向东流入反应堆所在建筑的地下,进而变成核污水。为此,该公司在核电站1至4号机组周边的地下建设了一道“冻土挡水墙”,以防止地下水流入、控制核污水的增加。
  
  公开资料显示,“冻土挡水墙”于2014年6月开建,今年3月底部分启用。东京电力公司将1568根冻结管以1米的间距插入地下30米深处,后注入冷冻材料,并利用冷冻机使其冷却到零下30摄氏度,从而将周围地基冻住,形成一道“冻土墙”。但直到8月中旬,东京电力公司称仍有1%的地下水集中的部分未冻结,并试图通过向地下灌注水泥等来封堵。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邀请的外部专家认为“冻土挡水墙”计划正在失败。
  
  核污水处理再陷僵局
  
  受台风影响,福岛第一核电站一号机组附近的两处冻土墙近日发生融化。一旦地下水位继续上升,核污水恐将流入大海。该事件再度暴露了日本核污水处理问题存在的漏洞和风险。
  
  东京电力公司对外声称,核反应堆附近的两处冻土墙发生融化,原因可能是受到大量地下水冲击,本已降到零摄氏度以下的地下温度再次上升到零摄氏度以上,导致流经核反应堆下方的地下水流出。目前,东京电力正试图通过注入特殊化学物质,使这两处冻土墙再次冻结。东京电力公司负责人表示,如果当时的降雨量再多1.5厘米,地下水就可能渗出地表,导致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污水通过排水沟等途径流入大海。
  
  冻土墙是东京电力公司为减少核污水采取的对策之一。由于福岛第一核电站西侧地势较高,每天有200吨地下水自西向东流入核反应堆所在建筑地下,变成核污水。为此,东京电力公司在核电站1至4号机组周边地下建起一道冻土墙,防止地下水流入。
  
  据东京电力公司7月发布的2015年度调查结果显示,发生事故的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4号机组反应堆厂房周边地下通道排水沟中仍有一万多吨污水积存。因辐射量较高或存在瓦砾垃圾等障碍物而无法进行内部调查的排水沟还有40多处。
  
  今年7月,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批评东京电力公司在处理核污水问题上态度消极。建议把厂房内的核污水全部抽出并一次性净化,以防大型海啸袭击时核污水外流。然而,东京电力公司坚持在今后数年内分阶段逐步处理。
  
  冻土遮水壁效果难显现
  
  显然,在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水治理问题上,被东京电力公司视作“绝招”的“冻土遮水壁”计划并未凸显出理想成效。而计划自2016年3月展开,靠海一侧大部分已顺利冻结,但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则以下游一侧的地下水量并无较大变化为由对效果提出质疑。建成时间也并未决定。
  
  报道称,在1至3号机组内,为对发生堆芯熔融的核燃料实施冷却,大量水注入反应堆,形成高浓度污水并积聚在反应堆厂房和涡轮机房的地下,截至8月总量约达7万吨。厂区内储存正在净化的污水的储罐也高达近千个。而设在海岸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地下有地下水自靠山一侧(西侧)流入,自管道缝隙流入厂房后与高浓度污水混合,形成新的污水并持续增加。
  
  在厂房附近,东电采取了多种应对措施,包括将流入厂房前的地下水抽出并在净化后再释放入海的“排水沟”和防止污水从护岸流出的“海侧遮水壁”等。除此之外,若全长约1.5公里的冻土壁建成,一天流入厂房的地下水量将从目前的200吨左右降至50至100吨左右,东电认为污水产生量将得到大幅减少。对于冻土壁的现状,东电介绍称,“大部分已顺利冻结。冻土壁的内外产生了地下水的水位差,遮水效果开始显现。”然而,若顺利阻止地下水流动的话,冻土壁下游一侧的地下水量应该会减少,但事实上却并未出现显著变化。
  
  据悉,污水净化后,一直储存在储罐内含有放射性物质氚的水若也低于标准值,则在日本法律上可以允许排放入海,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认为应在稀释后排出,但这一计划并未得到渔业相关人士的同意。
  
  废水处理隐患日益严峻
  
  笨重的水箱像灰色的蘑菇一样,在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此起彼伏。近1000个10米高的钢铁容器中装着56万余吨放射水,它们是由渗入毁坏的反应堆建筑中的地下水积累而成并被抽出。该核电站的运营者东京电力公司表示,公司目前已去除了储藏水中的大部分放射性核素,但无法去除其中的氚。因此,目前公司仍不敢把污染水排入太平洋。“这些被污染的水是我们需要解决的最紧迫的问题。”该核电站经理AkiraOno说。
  
  不过,解决方法已隐隐在望。一家美国公司表示已研究出一种催化过程,大体上可把福岛核电站所有的氚集中到体积仅有5立方米的水中,其花费是10亿美元。该公司是获得日本政府拨款且有望实现除氚技术的3家公司之一。它需要在2016年3月前证明,其技术可以应对福岛核电站的挑战。
  
  东京电力公司认为,3个被破坏的反应堆中,有一个反应堆的燃料碎片可能通过反应容器熔入了混凝土安全壳厂房中。但“我们并不确切地知道那些燃料棒在哪里”,Ono说。强放射风险使检查员无法接近发生熔化的震中区域,遥控设备最终或可用于检查并清除被破坏的核燃料。同时,全体机组人员必须连续不断地让水在反应堆建筑中循环以冷却燃料,并获取每天渗入的300吨地下水。经过一年多努力,他们可以用过滤器和吸附器构成的系统缓慢地净化储藏水。Ono表示,现在已确定去除了62种放射性核素。
  
  但去除氚面临着严峻挑战。氚是氢原子的一种同位素,可置换水中的氢原子,并直接穿过过滤器和吸附器。由于只能发出低能量的β粒子,氚的放射性风险较小。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放射健康专家James
Seward表示,来自海洋的排放物只会有“非常有限的人类健康隐患”。至于最终如何处理这些氚,“要看东京电力公司和政治家的决定。”富山大学氢同位素研究中心主任Masao
Matsuyama说道。
  
  (参考资料:环球网、人民日报、中国新闻、中国科学报)

报道称,在1至3号机组内,为对发生堆芯熔融的核燃料实施冷却,大量水注入反应堆,形成高浓度污水并积聚在反应堆厂房和涡轮机房的地下,截至8月总量约达7万吨。厂区内储存正在净化的污水的储罐也高达近千个。

设在海岸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地下有地下水自靠山一侧(西侧)流入,自管道缝隙流入厂房后与高浓度污水混合,形成新的污水并持续增加。

在厂房附近,东电采取了多种应对措施,包括将流入厂房前的地下水抽出并在净化后再释放入海的“排水沟”和防止污水从护岸流出的“海侧遮水壁”等。

除此之外,若全长约1.5公里的冻土壁建成,一天流入厂房的地下水量将从目前的200吨左右降至50至100吨左右,东电认为污水产生量将得到大幅减少。

冻土壁的冻结设备截至8月底在靠海一侧(东侧)全面启动。靠山一侧为避免地下水位变化过激而设计了7个未冻结区间实施分阶段启动,计划在确认效果和安全的情况下再转为全面冻结,但具体时间表并未确定。

地下水流速较快之处冻结工作较为迟缓,8月受台风带来的暴雨影响,部分冻土壁融化,导致有约10处地点需要进一步施工,将水泥和药液注入地下促进冻结。

对于冻土壁的现状,东电介绍称,“大部分已顺利冻结。冻土壁的内外产生了地下水的水位差,遮水效果开始显现。”然而,若顺利阻止地下水流动的话,冻土壁下游一侧的地下水量应该会减少,但事实上却并未出现显著变化。

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内有专家质疑称“计划已破产”。东电称,“在地下水量发生变化前存在时间差。也将关注进一步施工的效果”,现阶段坚持观察数据的变化。

日媒还指出,厂房地下的高浓度污水的抽出和净化也是难题。东电计划2020年完成污水处理,但规制委员会指出,可能发生污水外泄,要求通过增设储罐等方式来加速处理。

据悉,污水净化后,一直储存在储罐内含有放射性物质氚的水若也低于标准值,则在日本法律上可以允许排放入海,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认为应在稀释后排出,但这一计划并未得到渔业相关人士的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