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执政党新规终止总理“走马灯” 确保履行一个完整任期

据澳洲网报道,尽管不是大选投票日的主角,前总理阿博特(Tony
Abbott)仍是这场总理战斗中不可忽视的活跃人物。他在2日当天接受电台主持人琼斯(Alan
Jones)专访时,用一系列澳式足球比赛术语,暗示了自己可能在未来“打入”前座的野心。曾在去年被挤掉总理职位的阿博特,2日当天也在为重新竞选自己的悉尼Warringah席位而努力拉票。他在采访中表示自己曾参加过许多足球比赛,而自己在政府中的地位正犹如自己在这些球队中的角色一样。阿博特说:“多年以来,我曾参加过许多球队。我也会不时地从一级球队降至二级球队中。你必须要接受裁判员的裁决,努力地打比赛,并看看未来能为自己带来些什么。”尽管阿博特反复强调自己非常乐意继续以Warringah议员的身份服务民众,但他从未排除过未来返回前座的可能性,这也加剧了外界对他打算谋求更高职位的猜测。在当天的访问中,他把自己与前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做类比,并表示他们都经历了政坛的沉浮考验。阿博特说:“霍华德如今被誉为在世的最伟大的自由党员之一,但当他在2007年大选之夜丢掉自己的议席时,人们并不这么想。因此,我不得不学会逆来顺受。我不得不去接受政坛中的浮浮沉沉,并尽力而为。”他还表示,自己已在议会服务了22年,“我曾担任过国家最高职位,但也有过许多不如愿的时刻”。对于其继任者特恩布尔或在当晚保住总理职位的问题,阿博特被主持人问道,是否愿意被邀请进入新政府的内阁。他回答道:“这完全是总理所考虑的事情。我希望在大选后继续成为Warringah的议员。这里有许多需要我去做的事。”尽管不愿对未来做过多预测,阿博特却很乐意想象如果在自己仍是总理的情况下,此次竞选活动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他表示,在自己领导下的竞选活动将会完全不同。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4日报道,根据新党规,只有获得议会两院2/3自由党议员的支持,领导自由党在大选中胜出的党魁才能被罢免。莫里森3日晚上突然召开党内会议,对新规则进行表决。自由党议员对当天的会议感到意外,但依然选择支持莫里森的决定。莫里森表示,这是自由党在履行“还政于民”的承诺,并称自己将带领自由党参加明年的大选
。“澳大利亚新闻网”称,这项新规定是莫里森与前总理霍华德协商后起草的,并得到了另一位前总理阿博特和前外长毕晓普的支持,他们两人都因最近的党内改选而丢掉了职位。澳媒认为,这是自由党成立74年来选举流程的最大变化。

据澳洲网报道,澳大利亚联邦竞选活动已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总理特恩布尔为争取选民的最终支持,于30日接连接受了多家电台采访。他还在当天发表了大选前的最后一次重要讲话。另一方面,其对手肖盾则在当天到访昆士兰州布里斯班的边缘席位,为自己争取关键选票。然而,对于自己败选后党魁不保的传闻,肖盾并没有予以过多理会,只是表示“这全然是自由党的攻击策略”。打感情牌
特恩布尔:我能够保障澳大利亚的未来在竞选活动还剩下最后两天之时,身在首都堪培拉的特恩布尔,在30日一天内连续接受了5家全国电台及一家电视节目的访谈,以争取选民最后的支持。同在当天,继肖盾之后,特恩布尔也在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了最后关头的竞选讲话。报道称,在接受电台访问时,特恩布尔向澳大利亚向全国听众宣传联盟党的竞选方针。他在其中一个访谈中表示,同性婚姻公投将使支持同性权益的澳公民团结起来。此外,他还通过塔斯马尼亚州电台作出承诺,称联盟党政府将加大对塔州的贸易激励举措。在当晚的政论美食节目“厨房内阁”中,特恩布尔还对前总理阿博特这一不稳定因素进行了回应,他说:“我的首席顾问是我的内阁部长们,而不是党内那些‘锋芒毕露’的人。”当天的重头戏要数特恩布尔在全国新闻俱乐部的讲话。他反复强调联盟党的竞选承诺,极力在最后关头争取选民好感。他表示,澳大利亚公民希望此次大选能为政治文化带来一次提升,最终出现一个强大的、坚定的、果决的领导人。而这些愿景正是自己的团队可以帮助实现的。暗潮汹涌
肖盾:我是最适合澳大利亚的总理与此同时,工党党魁肖盾则在30日到访昆州布里斯班的边缘席位,为自己争取战胜特恩布尔的关键选票。医保政策仍是当天的竞选主题。而在面对自己大选失利后职位不保的传闻时,肖盾并没有予以理会。据报道,肖盾当天会见了布里斯班皇家妇女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与他们讨论了有关冻结医保的问题,同时强调了工党的医保拨款承诺。他还表示,在工党的领导下,医院员工的周日加班费将得以保证。虽然竞选拉票的气氛“一片祥和”,肖盾却在无形中面临着大选失利后党魁不保的压力。工党的规章规定,如果肖盾无法赢得大选,工党党魁职位将被视为自动空缺,并将通过党内竞争的方式选取新党魁。但只要没有竞争者出现,肖盾仍可继续担任党魁。作为工党的影子财长,鲍文(Chris
Bowen)在当天的访谈中,拒绝否认提名为竞争者的可能性。与此同时,在接受电台访问时,肖盾被问到了影子基础设施部长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替代自己职位的可能性,以及工党的竞选活动是否已走向“下坡路”。肖盾对此没有进行理会,并表示,这些有关大选后领导人变更的报道,只是自由党的一种攻击策略。肖盾还表示,他担保自己“是近30年来最适合澳大利亚的总理”,就党派来说,如今的工党也是“最健康的一届政党”。忽略重点
阿博特、绿党党魁:竞选议题差大选投票之日已迫在眉睫,一向高调的前总理阿博特29日晚接受媒体访问时批评道,本应加以重视的国家安全及预算修复问题并没有被放在此次竞选的议题中心。而有着相同观点的绿党党魁纳塔尔(Richard
Di
Natale)也认为,此次大选忽略了“更重要的事务”。据报道,阿博特在节目中表示:“这次的竞选活动涉及了很多问题,但却没有很好的被利用。很显然,政府的预算修复问题需要得以解决。而国家安全问题在此次竞选中竟没有提及,甚至边境安全也只是间歇性地被提出。因此,我猜测,如果连这些非常重大的事务都没有成为竞选活动的讨论重心,那么不会有什么更重大的了。”而绿党党魁纳塔尔至少在这一问题上同意艾伯特的看法。纳塔尔表示,气候变化本应是此次大选的头等议题,但这一议题却在过去8周以来一直处于边缘化的地位,“怪不得这些主要党派的选票在下滑。”他继续说道:“这次竞选活动非常令人失望,它忽略了重大的事务。”

近年来,澳大利亚政坛频繁上演总理“走马灯”现象——多届政府首脑因遭党内逼宫黯然下台。为改变这一情况,澳大利亚总理、执政党自由党党魁莫里森周二宣布,改变自由党选举规则,加大更换党魁的难度。

今年8月,时任澳大利亚总理、自由党党魁特恩布尔因受到党内其他成员的挑战而下台,成为澳大利亚过去10年来第6个因党内“逼宫”而被撤换的总理。工党执政时期吉拉德与陆克文的“逼宫与反逼宫”,自由党特恩布尔与阿博特之间的明争暗斗,都让澳选民身心疲惫,对本国政治日渐不满。频繁更换总理,甚至让澳大利亚在国际上陷入尴尬。莫里森在G20峰会上和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谈时,后者甚至需要用印有莫里森照片的“小抄”,才能认出这位刚刚上任不久的澳大利亚新总理。

澳工党尚未对自由党的新规作出评价,该党在陆克文主政时期也曾经出台过类似的规定。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称,自由党的新规定有助于该党在一段时期内保持稳定,能有效确保未来的自由党领导人履行一个完整的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