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年轻一代为何这么消极?日本学者:经济和社会原因

原标题:日本最新《少子化白皮书》:受访者多认为育儿难【环球网报道
实习记者
杨子晴】日本政府在6月19日内阁会议上通过了2018年日本《少子化社会对策白皮书》。其中调查结果显示,仅有46.6%的受访者认为日本具有较为良好的育儿环境,育儿不存在明显困难。据日本时事通信社当天报道,白皮书中专门探讨了如何改善育儿环境问题,并在日本、英国、法国、瑞典这四个发达国家展开调查。其中,97.9%的瑞典受访者表示自己国家育儿环境良好,各项福利条件完备。其次为法国(70.6%)、英国(70.3%),而日本在四个发达国家中排名最后,且与前三个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在关于育儿环境的问题中,仅有13.1%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可采用弹性工作制、兼职等更灵活的工作方式,兼顾工作与家庭。16%的受访者认为日本的产假、育儿假制度等方面较为完备、合理,27.1%的受访者认为日本的育儿、保育设施较为充足。基于以上调查,《少子化社会对策白皮书》得出结论称,日本的育儿环境存在诸多不足,尤其在职场产育休假协调制度、地区产育保障等方面与其他发达国家差距较大。因此政府应积极宣传在家工作、弹性工作制等模范事例,私营企业及公共团体也应采取一定措施,创造更为良好的育儿环境,减缓少子化趋势。

原标题:日本发布少子化对策白皮书
在育儿环境等方面有待加强人民网东京6月21日电
据日本时事通信社报道,日本政府在19日上午召开的内阁会议上确定了2018版的《少子化社会对策白皮书》。白皮书中收集了各种改善育儿环境的对策,还对在日本、英国、法国和瑞典所做的调查进行了介绍。在调查中,对于“认为自己的国家是容易生养孩子的国家吗”这一问题,在回答“是”的人中,日本人最少,仅占46.6%。而瑞典人占比最高、为97.9%,其次是法国人、为70.6%,英国为70.3%。在日本,回答“有弹性工作和打零工等灵活的工作方式”的人占13.1%,认为“容易获得育儿休假和产假等职场环境完善”的人占16.0%,认为“各种保育服务完备”的人占27.1%。这些方面都使日本在四个国家中排名最低。因此,白皮书针对日本分析认为,“在职场和地区的育儿环境项目方面,和他国相比水平较低。”白皮书指出,应该提高导入在家工作和弹性工作制度的企业数量、以及建立由企业、大学运营的保育园数,不仅从行政上,还要从民间企业和公共机构方面来采取措施。此次调查是于2015年10月至12月,以20到49岁的700名男女为对象在各国实施的。(编译:王明娜
审稿:陈建军)

澳门新葡新京手机app下载,日本政府在18日的内阁会议上分别发布《少子化社会对策白皮书》和《儿童与青年白皮书》,揭示了日本年轻人自我认同感在世界多国中垫底,且多数人不主动找结婚对象的现状。

据日本时事通讯社18日报道,2019年度《少子化社会对策白皮书》介绍了日本人关于结婚意识的调查结果。该调查从2018年12月7日至18日在网络上以问卷调查的方式实施,3980名20岁至40岁希望结婚的男女作出回答。对于“未结婚的理由是什么”这一问题,有46.8%的人认为是由于“没有遇到合适的对象”,占比最高;排在第二位的是“没钱结婚”,占比达到26.6%;“和异性不能愉快相处”则占到24%。

报道称,在回答“没有遇到合适的对象”的受访者当中,当问及“做出了何种寻找对象的行动”时,61.4%的人答案是“什么也没做”,并且在20多岁的男性中有7成人如此回答,显示出日本年轻男性对寻找结婚对象的消极情绪。

2019年度《儿童与青年白皮书》中首次提到已经成为日本社会问题的“蛰居族”。《日本经济新闻》18日报道称,日本全国40岁至64岁、在家闭门不出超过半年的“蛰居族”人数估计有61.3万人。此外,包括没有工作、不上学、也不求职的“啃老族”在内,年轻无业者人数2018年约为71万人,与去年调查基本持平。在家“蛰居”超过7年的人占到近5成,“30年以上”的占6.4%。从蛰居的年龄来看,60岁至64岁最多,为17%;但25岁至29岁的人也占到14.9%
,没有明显差距。

展开剩余42%

白皮书还提到,在纳入调查的7个国家(日本、韩国、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瑞典)中,日本年轻人对自己感到满意的比例远远低于美国、德国和韩国年轻人,占比仅为45.1%;有62.3%的日本年轻人“认为自己有长处”,而德国和美国这一比例均超过9成;对志愿者活动感兴趣的日本年轻人比例也很低,在纳入调查国家中排名最末位。

这两份白皮书呈现出日本年轻人对婚姻、工作、社会责任等处于消极状态的现实。日本一位人口学教授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日本适婚人群结婚率低、找不到对象也不努力的原因,一方面是经济原因,但很大程度是日本现在年轻人是接受“宽松教育”的一代,他们成长过程中没有承受更多的压力和挑战,所以比较注重自我感受,厌恶拼搏奋斗,对父母一辈勤奋工作的人生观也不认同。

另一方面,日本社会确实是一个充满压力和竞争激烈的社会,日本社会优胜劣汰很残酷,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和良好的综合素质就无法在社会上取得成绩,因此接受“宽松教育”的一代人在进入社会后会极度不适应,在遇到挫折和失败之后便消极逃避、宅在家中。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李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