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埃姆斯伯里因神经毒剂中毒女子死亡

原标题:致英居民中毒物质与俄前特工案相同
英将开紧急会议综合报道,日前,英国埃姆斯伯里市2位居民接触不明物质中毒,苏格兰场反恐分队负责人巴苏称,2人所中毒物质与俄总参情报总局前特工斯科里帕利及其女儿在索尔兹伯里中毒物质相同。内政大臣贾维德表示将就该事件召开紧急会议。据威尔特郡警察局副局长米尔斯表示,“一名44岁的妇女和一名45岁的男人在接触到不明物质后中毒,目前他们正在索尔兹伯里医院接受治疗,两人情况危急。他们系埃姆斯伯里市当地居民和英国公民。”米尔斯说:“现阶段还不清楚,是否曾经发生过犯罪。”随后,苏格兰场反恐分队负责人巴苏称,“我收到了波顿镇的分析结果,证实两人接触了神经毒剂‘诺维乔克’。”他还表示,这种物质与俄前特工斯科里帕利及其女儿尤利娅所中毒物质相同。英国内政大臣贾维德在社交媒体“推特”上称,7月5日将就埃姆斯伯里事件召开紧急会议。紧急委员会包括内阁成员以及警方、情报和紧急部门代表。贾维德发布的声明称:“该事件紧随3月份索尔兹伯里发生的鲁莽和野蛮的袭击之后。我将主持与正在进行的调查有关的紧急委员会会议。”此前首相办公室宣布计划举行会议。据悉,埃姆斯伯里距索尔兹伯里不远,3月4日俄前特工斯科里帕利及其女儿尤利娅在索尔兹伯里中毒。伦敦声称,俄卷入了英国政府称之为“诺维乔克”的A234神经毒剂中毒事件。但莫斯科对此予以坚决否认。目前,苏格兰场反恐分队领导调查斯科里帕利中毒事件。

相近的地点,相同的神经毒剂,中毒事件时隔4个月在英国又发生了。

  英国警方8日说,上月底在南部埃姆斯伯里市“中毒”的女子死亡,警方正按谋杀案调查这一事件。

据路透社当地时间7月4日报道,警方于当天确认,造成威尔特郡埃姆斯伯里市一对夫妇中毒的“罪魁祸首”是“诺维乔克”,与此前造成前俄罗斯“双面间谍”父女中毒的神经毒剂为同一种。两次中毒地点相距仅11公里。

  【关联】

此次中毒者为一对夫妇,44岁的妻子名叫道恩·斯特奇斯,45岁的丈夫是查理·罗利。

  警方在一份声明中说,44岁的唐⋅斯特吉斯当天死亡,她现年45岁的情侣查理⋅罗利仍在医院接受救治,病情危重。

图片 1

  首相特雷莎⋅梅说,她对斯特吉斯的死亡感到“震惊”,“警方和安全部门官员正抓紧工作,作为谋杀案对待,查证这一事件的真相”。

道恩·斯特奇斯与查理·罗利 图源:国外社交媒体

  英国警方分管反恐事务的最高级别官员尼尔⋅巴苏说,斯特吉斯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死于下毒者“无耻、鲁莽和野蛮的行为”。

4日,英国最资深的反恐官员尼尔·巴苏对记者说:“我已经收到了来自军事研究中心的测试结果,结果显示这两个人接触到了神经毒剂诺维乔克。

  斯特吉斯和罗利是埃姆斯伯里市居民,6月30日先后在同一处住宅晕倒。英国波顿当国防科技实验室的检测显示,他们接触过“诺维乔克”神经毒剂,与俄罗斯籍前情报官员谢尔盖⋅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事件中的毒剂相同。

英国反恐警察目前正在调查中。巴苏说,目前还不清楚这两个人是如何接触到神经毒气的,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被特别袭击。

  斯克里帕尔和女儿尤利娅3月初在索尔兹伯里市街头一张长椅上陷入昏迷。尤利娅4月上旬出院,斯克里帕尔5月中旬出院。英方主张,俄方“极可能”应为此承担责任。西方阵营与俄罗斯因而多次交锋,相互驱逐外交官。

“我没有任何情报或证据表明他们是被攻击的,”巴苏说,“在他们的背景中,没有任何线索能说明这一点。”

  埃姆斯伯里与索尔兹伯里相隔大约11公里。英国警方上周说,没有证据表明中毒情侣到过附近的索尔兹伯里。两起事件是否关联有待调查。

巴苏说:“我们无法判断神经毒气是否来自于克里帕尔所接触到的那一批。这两项调查可能有关联的可能性。”

  【交锋】

巴苏表示,目前还没有发现任何被污染的物品,但警方正在对这对夫妇的行动进行“非常详细的检查”,以确定他们在哪里中毒。

  警方8日说,波顿当实验室最新检测结果显示,斯特吉斯和罗利曾用手触碰附着“诺维乔克”毒剂的物品,正调查两人为何会接触这一物品。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英国威尔特郡警方于6月30日,在埃姆斯伯里市的一处住所内发现了“不省人事”的两名受害者,随后于7月3日,通过一则声明,对外公布了这个“重大事故”。但当时原因尚不明确,警方表示“两名受害者因接触到疑似不明物质”、“最初怀疑两人是因为吸食的可卡因‘不纯’而造成身体不适”。

  超过100名调查人员正在埃姆斯伯里搜寻可能附有毒剂的物证并调阅大约1300小时闭路电视监控画面,以确定那对情侣“中毒”前做过什么。

图片 2

  警方预计,取证和事发地清洗消毒将持续数周甚至数月。

现场 天空新闻网视频截图

  英国内政大臣赛义德⋅贾维德说,斯特吉斯死亡“只会增强英方决心,找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依照他的说法,英方现阶段没有打算对俄方追加制裁。

两人被送往的医院——索尔兹伯里市医院,也正是3月第一时间接纳“毒剂事件”中那对受害者父女的医院。

  贾维德上周要求俄方解释最新中毒事件,放话说“不接受英国成为俄罗斯毒药的倾倒场”;英国卫生大臣杰里米⋅亨特说,最新事件似乎是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不幸的后遗症”。

此前3月4日,前俄罗斯裔“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和他的女儿,在索尔兹伯里市疑似遭到“俄罗斯军用级神经毒剂”的袭击,差点丢了性命。

  俄罗斯驻荷兰大使馆5日反驳英方说法,说《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缔约国特别会议在荷兰海牙刚刚结束、俄罗斯正在主办世界杯足球赛,“多傻的人才会相信俄方会在这个时候‘再次’使用所谓‘诺维乔克’(毒剂)”?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这对夫妇被发现地点埃姆斯伯里市,距离3月中毒事件的地点索尔兹伯里市,相距仅11公里。

  一些俄方官员推测,斯特吉斯和罗利所中神经毒剂可能出自英国。

而两次事件造成受害者中毒的是同一种神经毒剂“诺维乔克”。该毒剂被英方认为是“俄罗斯军用级神经毒剂”,因此,上一次中毒事件发生后,英国政府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将矛头直指俄罗斯。

  英方已将最新中毒事件告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俄方常驻禁化武组织的代表格奥尔基⋅卡拉马诺夫9日说,如果禁化武组织即将召开的执行理事会会议讨论这一事件,俄方将申明自身立场。

当时,还上演了一场西方自冷战以来最大的驱逐俄罗斯外交官事件。

  禁化武组织设在海牙,定于7月10日至13日召开执行理事会会议。(郑昊宁)(新华社专特稿)

不过,3月的“毒剂事件”最终的处理方案还没盖棺定论。就在前天,英国政府内部仍有人确信“俄罗斯是主谋”,还称“2名凶手在完成刺杀任务后的24小时内,就逃回了俄罗斯”。

而另一面的克里姆林宫对这些指控持否认态度,并多次公开证明英国人的佐证“在时间线上存在错误”、且“毫无依据”。

此外,俄罗斯驻联合国人权事务代表达维多夫还曾反咬英国政府一口,称“毒剂事件”事发地离英国一所政府控制的化学实验室很近,暗示这可能是英国人“自导自演”的结果。

而此次毒剂事件的地点埃姆斯伯里市,离“实验室”只需9分钟车程,比从索尔兹伯里市出发还要近。

图片 3

谷歌地图

此次事件不可避免地引发当地居民对该地神经毒剂的担忧,但英国卫生部门负责人4日表示,公众面临的风险很低。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发言人说,政府的紧急反应委员会已经开会讨论这一事件。英国内政大臣赛义德·贾维德将于5日主持召开会议。

贾维德说:“目前的工作理论是,这种接触是偶然的,与今年早些时候在索尔兹伯里事件不一样。

图片 4

图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