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最严员工考勤迟到1分钟都会记录!竟还说是据员工意愿?!_国际新闻_海峡网

北京时间7月14日午间消息,美国CNBC电视台获得的文件显示,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于7月1日发布了面向所有美国小时工的考勤新政策。新政策明确了员工迟到早退的处罚措施。特斯拉表示,这是为了让考勤更公平。例如,迟到10分钟的员工不会与迟到1小时的员工受到同样的处罚。几周前,特斯拉宣布将裁员至少9%,大约4000人。特斯拉正在努力提升Model
3电动汽车的产量,并于今年下半年实现正向的现金流和盈利。新政策规定,如果员工无故迟到或早退1分钟,经理就可以记录。如果员工被记录到一定次数,那么就会被解雇。此外,与已经在特斯拉工作超过3个月的老员工相比,特斯拉对新员工的要求更严格。例如,老员工迟到5分钟达到9次,或是迟到1小时达到5次,就会被解雇。此外,为了满足“关键的业务需求”,在副总裁或更高级别管理者的要求下,员工可能被临时通知加班。特斯拉的小时工包括工厂、呼叫中心、服务中心和道路救援团队的员工。特斯拉对此回应称:“根据员工反馈,我们近期更新了考勤政策,使之更加公平和灵活。我们对生产团队的努力工作表示感谢,并定期评估员工的工作政策。政策的更新已进行了近两个月时间,与你在其他公司看到的情况类似。”(邱越)

据CNBC网站北京时间7月14日报道,在裁掉了至少9%的员工后,特斯拉在其美国工厂实施了一项针对所有小时工的考勤新政。新政规定,对于经常迟到、早退的员工,在积累够一定数量后,他们的工作将被终止。

7月12日消息,据外媒报道,有特斯拉的前员工声称,他们因休产假和病假而被解雇。另有现任员工称公司的记分制考勤政策惩罚他们带薪休假。

特斯拉考勤新政明确规定了员工迟到的具体惩罚措施,特斯拉表示,这是为了让处罚更加公平。例如,迟到10分钟的员工所受到的处罚,不会像迟到1小时的员工受到的处罚那样严厉。这项针对所有小时工的考勤新政从今年7月1日实施。

2018年2月,达芳·贝卡拉开始在位于内华达州斯帕克斯的特斯拉超级工厂工作。入职几个月后,她被提升为主管,时薪约为25美元。同年7月,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并通知管理层,一旦符合条件,她计划在2019年2月休产假。

几周前,特斯拉宣布了一项至少裁员9%——即涉及4000名员工的裁员计划。该公司正在努力提高其Model
3电动轿车的产量,并打算在今年下半年实现正现金流和盈利。为实现上述目标,特斯拉需要加强员工队伍管理,刚刚推出的员工考勤新政,即为加强管理举措之一。

然而,2018年12月14日,贝卡拉被解雇。

特斯拉考勤政策还规定,如果员工迟到一分钟,或者提前一分钟离岗,管理者可以对员工提出异议。如果员工的这些小迟到、早退积累够一定数量,他们的工作将被终止。当然,新员工因“偶发事件”被容忍的机会,要比那些在特斯拉工作超过三个月的员工少。

她说,“内华达州是一个有自由工作权的州,所以他们不需要任何理由解雇我,但是在圣诞节前两周,也就是我开始休产假前50天,解雇我非常方便。”

举个例子,一名工作年限长的员工,在发生9次迟到五分钟的“偶发事件”后会被解雇,但对于迟到一个小时的“偶发事件”,特斯拉只给他们5次机会。

这意味着,在怀孕28周后,贝卡失去了医疗保险和唯一的收入来源,因为她的丈夫是全职爸爸。后来,他们为给新生儿买尿布和其他的生活必需品而苦苦挣扎。

此外,特斯拉考勤新政还提及了加班:在“副总裁级或更高级别”的指示下,特斯拉员工可以在短时间内加班,以满足“关键业务需求”。

特斯拉发言人表示,贝切拉的离职是由于绩效问题。

特斯拉小时工类别包括:特斯拉工厂的工人、呼叫中心、服务中心和路边援助团体等部门的员工。

在过去的几年里,特斯拉面临着许多的诉讼、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的指控以及各种指责,其中涉及不公平的解雇、解散工会以及工作氛围默许种族歧视和性骚扰。今年3月,NLRB的一项和解协议要求特斯拉张贴传单,确认工人有权在其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组织工会。几个月后,特斯拉纽约布法罗工厂的工人提起联邦劳工诉讼,指控特斯拉因组织工会而解雇工人。

特斯拉表示,“基于员工的反馈,我们最近更新了我们的考勤政策,使之更加公平和灵活。我们感激我们的生产团队的辛勤工作,并定期检视员工工作政策。”

现在,《卫报》的一项调查显示,许多前特斯拉员工声称自己被不公平地解雇,另有现在的员工声称因请病假而面临解雇和纪律处分的威胁。

詹妮弗·皮尔西自2018年8月以来一直在特斯拉工作,担任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客户服务代理。在她怀孕四个月和五个多月的时候,她的同事们给她提供了自己的休假时间来帮助照顾孩子。但特斯拉管理层告诉她,休假时间不能在员工之间转让。她停止休假,但两周后因休假而被解雇。

“如果我事先知道的话,我就不会休假了。”皮尔西说道,“我怀孕22周了,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还要照顾四个女儿。”

她目前正在申请失业和寻找工作,同时仍然希望回到特斯拉。皮尔西向《卫报》提供了她的解雇信以及她向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发出的一封电子邮件,随后一名人力资源员工再次确认了她的解雇。

“虽然我们同情她的个人情况,但使用其他员工的个人信息来获取其权益——不管是否获得他们的许可——违反了权益政策,损害员工对那些权益的获取权,属于不适当的行为。”特斯拉的一位发言人表示。

玛吉·阿兰达在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工作了19个月,于6月11日被解雇。

“我的上司允许我在上班期间使用手机联系我丈夫。我丈夫那时病得很重。然后,我的上司告诉我,在换班两小时后,应该打卡下班回家。他们做了‘调查’,然后因为我使用手机而解雇了我。”阿兰达指出。

她的丈夫卡洛斯·阿兰达也在特斯拉工作,但那时候在休病假。她指出,丈夫于6月24日向特斯拉递交了辞职信,但特斯拉人力资源部门却回复称,他也在6月26日被动离职。阿兰达说,由于失业,他们目前无家可归,仍然备受工伤带来的痛苦,他们正试图通过GoFundMe筹集资金,以期让自己的生活重回正轨。

“由于只有我一个人在工作,我们的收入跟不上了。”阿兰达补充说,“房东和我们协商了一段时间,但收入缺口太大了,当我失业时,我们一无所有,所以我们不得不离开。”

特斯拉的一名发言人声称,玛吉·阿兰达因工作时使用手机而被解雇,卡洛斯·阿兰达则因发布了一条违反特斯拉标准的推文而被解雇。

新考勤制度被诟病

在特斯拉的弗里蒙特工厂,几名目前的工人声称,该公司使用记分制考勤政策,以此阻止员工请病假,并阻止员工升职。

一位要求匿名的特斯拉员工表示,“即使在担任团队领导两年之后,我也没有得到晋升,因为有好几天,我迟到了两分钟,因为在停车场很难找到停车位。

他指出,他们曾在一个周六被一名主管要求上班,不然可能会被解雇。他表示同意,前提是他们能早点下班将他们的支票换成现金支付房租。

“他说‘可以’,然后把我列为早退的人,他们把这当迟到一般来对待。”这位员工说。接下来的一周,他称他们被停薪一天,且被威胁如果违反旷工规定,他们就会被解雇。

另一名特斯拉员工表示,“我曾两次因病假而被记分。在我的新部门,我们因为请病假而记分,因为他们认为我没有事先请假。”

《卫报》获得了特斯拉6月23日修订的考勤政策的副本。该政策包括一个记分考勤制度,即如果受雇超过三个月的员工在六个月内累计4.5个考勤积分,他们将面临解雇。

“主管说了算,”另外一名特斯拉员工说,“如果他们想炒掉你,完全可以说你的缺席事先未安排好或者没有得到批准。”

特斯拉拒绝就他们的考勤政策发表评论,也不愿解释最近为什么要修改考勤政策。不过,该公司的发言人否认了他们的考勤政策对使用带薪休假的员工进行了惩罚。